合肥韩式汗蒸馆被爆一年亏几十万 下线提成模式涉嫌传销变种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7-03-20 08:07:28    来源:合肥晚报-江淮晨报  

资讯标签: 韩式汗蒸馆 传销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

  汗蒸馆内景。

  汗蒸馆内的产品。

  汗蒸馆内售卖的产品,价格不符合正常商品价格。

  租个门面、购置一应设备、办理齐各类执照、招聘六七名服务员,这样的汗蒸馆,在合肥每年的运营成本最低也超过10万元。如果说开店之后只对顾客象征性收点水电费,那这样的汗蒸馆怎么能生存下去呢?盈利点又从何而来?日前,记者通过多番调查,发现在合肥有40余家“爱薇伊韩式汗蒸”馆,其经营模式令人生疑,几乎所有经营者都亏损颇多,却仍在坚持,这是为何?

  爆料:开汗蒸馆一年亏几十万

  日前,在合肥市高刘路上开了一家“爱薇伊韩式汗蒸”馆的刘女士致电江淮热线称,她怀疑自己从事的行业“不正规”,因为开业不到一年,根本挣不到顾客的钱,反倒贴进去几十万。

  刘女士介绍称,去年3月份,原本在肥西打工的她,被朋友请客带到某商场一家韩式汗蒸馆内,在短短的1个多小时的汗蒸体验后,几个女人聊天之下随口说道“你为何不开这样的汗蒸馆?也花不了多少钱”。

  有心的刘女士通过多番考察后,在一名自称来自河北艾佳商贸有限公司旗下代理店“爱薇伊韩式汗蒸”驻合肥地区地区长罗某的介绍下,在合肥市高刘路开了一家汗蒸馆。

  “代理费13.95万元、压货10万元、服务员每月6000元。”刘女士告诉记者,这些费用都是她从亲戚那边借来的,因为女儿患有抑郁症,她带着女儿在此开店,也算有一份正经的工作,因此亲朋好友比较支持,愿意借钱给她。

  不过,从去年6月份正式开店营业以来,刘女士已经亏了35万元。

  经营:对顾客只收点水电费

  在缴纳了13.95万元的代理费用后,地区长罗某帮她营销市场。

  “当时是充值100元,可以汗蒸一个月,还送一套40元的汗蒸服;也可以充值299元,可以汗蒸3个月,另外额外送产品。”刘女士说,这样算下来,每次汗蒸时,她能获得的收益也仅仅是一点水电费。

  今年3月2日,在刘女士的店里,记者看到,虽然仅有一两名女士前来汗蒸,但刘女士需要一直开店营业,“有的办了卡,从去年到现在一次都没蒸过,我不可能不让别人消费。”刘女士说,如今她辞退了原先聘请的6名服务员,一人勉强支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刚开始那个月,大约有几百人办卡,但是从去年12月份到今天,总共只有10个人办卡。”她说,但是店铺的租金已经交了1年,她现在只能待在这里。

  疑点:每月都要带顾客听讲座

  刘女士的遭遇并非孤例,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合肥有40余家“爱薇伊韩式汗蒸”馆,且大部分处于亏损的状态,他们的经营无一例外是“对顾客几乎不收钱”。

  3月4日,40家门店中业绩最好的几名店长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这几名“业绩最好”的店长,也是处于亏损的状态,正在设法维权。

  在庐阳区蒙城路开店的沈女士,此前在合肥一家工厂打工,是质检部门的骨干,生活算得上还不错,为人处世也相当利索。2015年上半年,她在亲戚开设的汗蒸馆体验时,被汗蒸行业吸引,随后辞去质检员工作,来到亲戚店里打工,因见亲戚对生意不精通,她决定自己加盟这家汗蒸馆。

  2015年8月,沈女士交了21万元的“代理费+货款”,开设了当时全合肥最大规模“爱薇伊韩式汗蒸”馆,面积180平方,年租金6万元。“第一个月给居民办卡,做了10万业绩;第二个月做了8万业绩;第三个月做了6万业绩。”沈女士说,这在地区长眼里都是不可想象的,因而她成了开会时的“明星”。

  在沈女士的眼里,最不能明白的就是——每月都要带顾客、服务员去参加“前进大会”,就是让有开店意向的顾客或者服务员,在饭店会议厅内,听已经开店的店长讲述如何打拼、如何赚钱、如何让女性地位提高等故事,让更多的人选择开店。

  除了“前进大会”,还有“培训会”、“分享会”等,按照另一名业绩出色的店长何女士所述,所有的会议都指向一点——让更多的人来开店,从而让这家公司收取高额加盟费(代理费)。

  提成:下线开店可以提成代理费

  如果你是店长,你带人参加“前进大会”后,这人开了汗蒸馆,算不算你的下线?答案是肯定的。根据这个组织的内部约定,只要你的下线开店后,13.95万元的代理费,你可以提成39%。不过另外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是,只有你的下线达到3名以上时,才有机会提成39%,前面两名下线的提成,要“贡献给”地区长。

  而首次开店的人被称之为“经理”,有了两名下线后则称之为“总经理”。此前在合肥做环卫工后开店的王女士则成功做到了“总经理”。她因为人朴素,不善言辞,在开店后,其服务员和一名亲戚看她忠厚不善经营,便跳出来各开了新店,她则被动成了“总经理”。王女士说,她当总经理以后,地区长罗某在开各种会议时,时常以她为例,号召所有店长要向她学习,多带人参会,多让人开店,这样“就有钱可赚了”。

  异常:店内所售产品价格离谱

  在经营的过程中,上述店长们交了代理费用之后,还会被公司要求压货。上述刘女士称,几块床垫、几对枕头等产品,就让她花了10万元,从上线手中进货。记者从各家店里看到,枕头售价2000余元/对、美体衣5000余元/件、鞋垫100元/双、肥皂300元/盒,这些远高于市场平均价格的产品,被卖给各个店长之后,要求他们卖给前来汗蒸的消费者。“我自己都不相信,怎么卖得出去?”店长何女士说。

  而同样让店长刘女士“丝毫不奇怪”的是,开业至今快一年,这些花费10多万元购进的产品,一件也没有卖出去,全部砸在手中。

  “就是这样,罗某还让我们再压一点货,尽量卖给市民。”刘女士说,这让她非常气愤。

  合同:合同无效资金入个人账户

  记者随后从工商网站查询看到,这家名为保定艾佳商贸有限公司注册于2014年,注册资金为20万。

  记者看到,在一份由保定艾佳商贸有限公司与合肥某店主签订的合同中,几乎均是对乙方的约束,鲜有对甲方的要求。记者随后将这份合同交由合肥多名律师查看。“从法律角度来说,这是一份无效合同,因为合同签订格式不规范,也仅仅对某一方进行了约束。”律师分析道。

  而根据上述七八名店长的讲述,他们所缴纳的代理费全部进入私人账户,上述保定艾佳公司也没有对公账户。

  回应:价格属市场行为盈亏自负

  3月19日,记者辗转联系上保定艾佳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某。王某称,他干这一行已经有七八年,与妻子祁某前几年创立该公司,面向全国招聘代理商,因最近合肥数家店长“觉得赚不到钱”,这才向多方反映情况。

  “做生意的人应该知道,做什么都是有亏有赚的。”王某说,他所售的产品并不是国家专营,也不是大宗商品,因此不需要经过物价部门核准,“我定价这样,当然也有人能买得起,有的经销商一个月按照这个价格卖出几十万产品,也是有的”。

  对于合同不规范和代理费进入私人账户的质疑,王某避开合同相关问题,对资金进入私人账户进行了回应:各地区长收集代理费后,代理费相当于卖出产品,扣除按照售价61%的进货款,剩下的39%被他们拿走,“但不是提成”,“从未听说有什么提成”,“反正我这里就是卖产品”,“经营者既可以卖产品挣钱,也可以做汗蒸挣钱,还可以做美容美体补贴挣钱”。

  监管:模式涉嫌传销变种,需进一步调查

  3月17日,记者将此事反馈给庐阳区市场监管局,当天下午,该局突击检查了部分门店,查扣了部分产品。根据现有的证据来看,市场监管部门称该汗蒸的模式涉嫌传销的变种,“有上下级别、拉下线入伙、收取人头费”,但是该连锁汗蒸又有实体门店,因此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3月19日,在闻讯知晓合肥部分门店对“爱薇伊韩式汗蒸”提出质疑后,上述合肥地区长罗某来到合肥华府骏苑,召集部分店长“开会”,现场不允许带手机入场。

  目前,工商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原标题:韩式汗蒸馆被爆一年亏几十万下线提成模式涉嫌传销变种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