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公交售票员 合肥最后一班人工售票公交车谢幕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7-12-21 08:38:42    来源: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人工售票公交车谢幕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12月20日19:00,合肥最后一班人工售票公交车,从小庙驶向客运西站……完成当天的运营后,长达61年的合肥公交人工售票时代画上句点,取而代之的是无人售票。

  安徽商报 合肥网 无线合肥讯 12月20日19:00,合肥最后一班人工售票公交车,从小庙驶向客运西站……完成当天的运营后,长达61年的合肥公交人工售票时代画上句点,取而代之的是无人售票。




 

   5:40到岗

   “真的要被载入史册了。 ”

  冬日的早上5:40,天还是黑的,朱伟提前出现在调度室。12月20日,对她来说有点不同。因为,21日及此后,“公交售票员”将会成为合肥人的回忆。

  29路是合肥最后一条有售票员的公交线路,往返客运西站和小庙之间。1989年出生的姑娘朱伟,已在29路上卖了6年的票。半个月前,她接到通知,12月21日,29路将采用无人售票。

  最后一天,因同事病假,朱伟上全天班,她像往常一样,笑呵呵地出现在调度室,等着跟首班车。看到记者后,她突然怔住了,喃喃道:“真的要被载入史册了。”虽然嘴角上扬,像是玩笑话,但那一瞬,泪水在她眼眶打转,她深呼了一口气,把泪水给憋了回去。“还有3分钟,上车吧!”朱伟背着包,拿着票盒、坐垫,轻盈地跳上了车。“我一般都坐这个位置,”她用手指指老弱病残孕专座前面的那个座位。29路车跟市区的无人售票公交车构造是一样的,没有售票员专座。

   6:00发车

   “我手里的票盒听说年纪比我还大! ”

  6点钟,首班车准时从客运西站发车。因为是清晨,乘客并不太多。首站上来三个人,“别急,别急,往里走,你们先坐着,我一会来收钱。”朱伟习惯性地招呼。

  她走到乘客面前,身体一侧倚在椅背上,这是她在汽车行驶过程中保持平衡的小技巧。“到小庙吧,2块钱。”坐早班车的大部分是熟脸,有时候不用问,朱伟都知道他们去哪。接过乘客递来的5块钱,她麻利地打开票盒,从里面找了3块钱零钱递回去,然后撕下两张“壹圆”车票。“你知道吗,我手里的这个票盒听说年纪比我还大哩!是以前我的乘务长送给我的。”票盒是长方形的塑料盒子,因为使用久了,已严重发黄。打开里面,盖子上裹着不少橡皮筋,里面卡着一沓纸币,盒子里面又被分成四个小格子,最左边放的是“壹圆”的车票,旁边是“伍角”的车票,另外两个格子零放一些五角和一元钱的硬币。“明天就不干了。这票盒留着当纪念吧!”

   6:32返程

    “明天就改无人售票了,我就不在这里卖票了。 ”

  6点30分,首班车抵达小庙,然后掉头,直接返程。从小庙往市区乘客比较多,在首发站就几乎坐满了,而且老年人占多数。“您坐到下面来,上面太高不安全”;“您先坐稳,别起来,我去帮您刷老人卡”……朱伟安置好这些老人家后,开始从后往前卖票。

  “明天就改无人售票了,我就不在这里卖票了。上来你们就直接投币或刷卡。”朱伟边卖票边提醒乘客。车上的乘客们开始议论起来。“哟,今天是最后一天啦!”“我们不习惯怎么办?”“啥意思?无人售票,麻个(明天)不要钱了吗?”一位老妇说。全车哄笑。“不是不要钱,是自己刷卡或投币。”朱伟忙解释。

  人工售票改无人售票后,涉及到费用的调整。原先,29路3站路内是5角,4~6站是1元,全程是2元。无人售票都将改为单次两元,朱伟还要负责给乘客们解释新的收费政策。

  29路公交车原先经停10个站,12月18日又新增了3个站点,不少老年乘客不清楚,容易下错站。朱伟还在担心,明天要是她不在车上,万一没人提醒,坐错站了怎么办。是不是还得到车上搞搞服务。

  6:45小蜀山站

  “别想我,我还会继续为你们服务的! ”

  车上的乘客越来越多,朱伟主动让出自己的座位。倚在后边的栏杆上。“人多的时候都是让乘客坐,自己来回售票,坐着也不方便。”

  这时,一位头发花白的大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车厢通向后侧的台阶上坐下,周围的乘客都有些不解,他招招手,旁边一位大妈冲朱伟喊:“他是要给你让座呢!”朱伟一惊,赶紧上前把老人家扶到座位上,“这哪能坐,太不安全了,您快回座位上。”

  老人家拗不过,又被搀了回去,嘴里还念叨,“我今年八十二了,但我身体好。”到小蜀山站,这位老大爷要下车,因为带了一扁担咸货,还有一个1米宽的大纸箱,下车显得很吃力,朱伟帮他把纸箱搬到车下。老大爷双手合十,使劲地朝朱伟摆了几下致谢。

  这一瞬间,在售票员的生涯中,那些温暖、感动、委屈等一股脑涌上朱伟心头。朱伟说,其间有乘客的暖心夸赞,也有收到假币的气愤,还有被人言语攻击的委屈。但突然有一天,这些都将成过往云烟时,心头划过一丝忧伤。

  这时,一位中年妇人打趣地说:“你们不在了,我会想你们的!”“别想我,我还会继续为你们乘客服务的!”此时此刻,这句话显得格外真诚。

   7:05到底站

  “准备明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合影留念。 ”

  到达底站,乘客全部下车,朱伟有十分钟的吃早饭时间。有专人会将早饭送到调度室。这时,天已亮了。

  朱伟说,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售票员的岗位上一干就是这么久。即使撤岗了,也不曾想过转行。她表示,准备21日晚大家一起吃饭、合影留念。然后,这个团队可能就不太容易聚起来了。

  和朱伟搭班的驾驶员孙荣响,有着中年大叔式的深沉,不善言辞,谈到售票员,他说,“以前,有他们在,给乘客做做服务,驾驶员省心多了,以后……”

  据悉,29路车一共有9名售票员,其中6女3男。合肥公交集团第二巴士公司副总经理王国新说,取消人工售票后,这些人员将被安排到其他岗位,比如调度、BRT检票或保洁。

  随着29路“无人售票”模式开启,合肥公交沿用61年的“人工售票”模式将画上句号。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记者郑茹卓也)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