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味 合肥:小时候过年就是敞开吃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8-02-11 08:48:37    来源:中安在线-新安晚报  

资讯标签: 记忆中的年味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北门大桥、东门大桥、双井巷……一幅幅淡雅而隽永的水墨画,画里尽是市井深处的合肥。这些画作共96幅,是二级美术师夏晓明倾注4年心血所著,画出多少合肥人温暖而美好的记忆。

  又是一年春节到,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们开始置办年货,写春联、买年画,盛装迎接春节到来。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各地有各地的特色,各家也有各家的年味。连日来,记者采访了我省多地市民,请他们讲述自己家乡的春节特色,倾听他们记忆中的年味。有人说,记忆中的年味离不开那顿年夜饭,无论多远都要回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团圆饭;也有人说,记忆中的年味是“杀年猪”、晒腊肉、欢天喜地领压岁钱……每个人记忆里的年味都有不同,希望“记忆中的年味”能带来浓浓的喜庆和亲情味道,陪伴大家过一个幸福年。

  记忆中的年味·合肥

  小时候过年就是敞开吃

  北门大桥、东门大桥、双井巷……一幅幅淡雅而隽永的水墨画,画里尽是市井深处的合肥。这些画作共96幅,是二级美术师夏晓明倾注4年心血所著,画出多少合肥人温暖而美好的记忆。

  夏晓明是合肥人,曾担任多部知名影视剧的美术设计,如《上错花轿嫁对郎》、《大明按察使》等。他常常在外拍戏,有时也在外地过年,不过年味最是故乡浓。近日他向记者讲述了记忆中的合肥年味。杀年猪、炸圆子、蒸糍糕……那一幕幕场景也如电影胶卷般呈现在记者面前。

  “杀年猪”迎新年

  “童年已经过去,再也回不来了。但是那童年所见所闻都清楚地刻在心里,如今把这记忆画在纸上。”夏晓明今年64岁,合肥宿州路上的酒家、双岗的石匠师傅、逍遥津公园的拳师等等,都在他的画笔下。

  这些作品共96幅,讲述了合肥一年四季的市井故事。这些画作完成后,他还想着把合肥年味故事呈现出来,希望留住人们对年味的美好回忆。

  “以前的合肥没有那么大,也不精致,但是很有味道。”夏晓明说,小时候他家住的地方毗邻逍遥津公园,一家一户都是平房。从“掸尘”和“杀年猪”开始,就意味着新年快到了。

  “我家有个院子,院子里有棵大桑树,桑树下面有石桌石凳,旁边就是厨房。”夏晓明说,腊月二十三这一天,“掸尘”是一件大事,寓意除去一年的晦气。母亲会把屋里屋外整个打扫一遍,他们三兄弟则帮忙打水提水,“我母亲特别讲究,桌椅、褥子、被子,全部都要打扫。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回来都要搞,一定要干干净净迎新年。”

  “到了腊月二十六,最热闹的事情莫过于‘杀年猪’了,邻居们都会过来看。”夏晓明说,那时经济条件有限,不是每一家都养得起猪,但是杀年猪都在这一天。他大约八岁时,家里养过唯一一头猪,从年头养到年尾。

  “我们小时候都喜欢骑在它身上玩,当宠物养。要杀猪的时候舍不得,为此我还哭过。”夏晓明说,杀猪的师傅姓高,是食堂大师傅,动作很利索。杀完后,母亲首先会把肉分一部分给邻居,剩下的就腌成咸肉,放家里晾着,可以吃得时间长一点。

  “我爸说,年三十晚上和年初一,饭是自由吃。所谓的自由吃,就是随便你怎么吃,肉要让你吃饱,因为平时吃不着。”夏晓明说,父亲还会熬猪头汤。熬好后,把汤保存起来,冬天冷冻住了,留着过年期间吃。那时家里穷,没什么菜。烧白菜的时候从汤里舀一勺,就有油了。这道菜平时也能当汤喝,可以从年前吃到年初五、初六。

  邻里互换炸圆子

  “腊月二十六杀年猪,二十八炸圆子、蒸糍糕。”夏晓明说,母亲做的圆子秀气光滑,圆子里面有肉、糯米。母亲大约凌晨四点钟就开始忙,先用大锅煮糯米,煮好了盛出来。再把猪肉、生姜剁碎,拌上盐、酱油、料酒,拌好了再搓成圆子开始炸。

  “这一天,家家户户都在炸圆子,我们互相交换。我妈会端着一碗圆子到邻居家,过会邻居也会送一碗给我们家。”夏晓明说,家里不仅炸圆子,还会做些“炸果”,过年的时候用来招待客人,“在这一天我们小孩子是最开心的,可以放开吃。我吃得最多,晚上都能吃得睡不着觉。”

  夏晓明告诉记者,炸圆子和蒸糍糕都在腊月二十八这天做,圆子可以放开吃,蒸的糍糕却得留到年初一才能吃。对他们来说,除了掸尘的时候能帮点忙,或者帮母亲在厨灶生火,其余都是在吃,所以期待过年,非常开心。

  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晚餐就是年夜饭了。夏晓明告诉记者,家里年夜饭一般有红烧肉、鱼、圆子。红烧肉、圆子可以吃,但是鱼千万不能动,“小时候我不懂,把筷子往鱼那一伸,我妈就打我筷子,因为鱼寓意年年有余,就得余到年后吃。”

  年夜饭持续时间很长,从晚上六七点钟,一直吃到九十点钟。“我们那时候烧煤炉,炉子就在旁边,饭不热了就热一会,锅巴用猪肉汤一泡,比什么都好吃。”夏晓明笑着说。

  守岁是除夕夜一项重要活动,现在人们可以看春晚守岁,但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家里还没有电视,夏晓明一家人主要是打牌聊天守岁。守岁到夜晚12点,放鞭炮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年味是亲情味道

  大锅和蒸笼里热气腾腾的圆子、糍糕,蒸出了腊月里最早的年味与喜庆。而年后最欢喜的莫过于走亲访友拜年了。夏晓明说,年初一常常是哥哥们到家里给父母拜年,从早上吃到晚上。年初二,则是他们到哥哥家拜年。而到了年初三,母亲则带着他们到外婆家拜年。

  “我外婆家在肥东撮镇,我们是坐火车去,一张票2角钱,要坐40分钟。”夏晓明说,年初三去外婆家,年初五才会回来,热热闹闹在外婆家住两天,还要给外婆那边的亲戚们拜年。

  正月十五吃汤圆,汤圆也是自家做的。夏晓明告诉记者,母亲似乎是个天生的好厨师,什么都会做。父亲手艺也很好,尽管那时物资匮乏,人们往往会为菜蔬肉蛋犯愁,但是他们吃着父亲熬制的猪头汤,母亲做的各种美味,一年年长大,对年的回忆最大的感受就是浓浓的亲情、满满的幸福。

  圆子和鱼仍必点

  长大后,夏晓明在外求学工作。他曾在安徽省话剧院工作,后又成了北漂,在外拍舞台剧、影视剧,如担任舞台剧《淮河魂》《老巴克和小巴克》、影视剧《上错花轿嫁对郎》《大明按察使》《宫廷画师郎世宁》《樱桃》等的美术设计师,在业内享有盛誉。

  “有六七年因为拍戏都在外地过年,在厦门、上海、北京、四川都过过年。”夏晓明说,摄制组过年也很有气氛。一般腊月二十九,他会给大家写对联,每个房间都贴上,图个吉祥。摄制组准备的年夜饭非常丰富,还会举办一些庆祝活动,“在外地过年,我一定会打电话给父母,就在吃年饭的时候通个电话,互相问候,说说新年祝福。”

  时光匆匆,父母渐老。这几年,夏晓明一直就在合肥生活。“我父亲92岁了,母亲86岁。”夏晓明说,如今年夜饭一般是在酒店提前订好。虽然母亲年纪大了,不能像从前一样为大家准备年夜饭,但是年夜饭的菜一定由她来定,饭桌上的规矩还是不变。

  “她说在哪,年三十晚上我们儿子媳妇、孙子孙媳妇,还有老太太的重孙全部到场。”夏晓明说,圆子和鱼是年夜饭必点菜品,不过鱼会一点不动地打包回家,这一点大家早就心领神会。

  儿时的年味一去不复返,如今的年味也有了新变化。夏晓明说,家庭亲情最重要,一家人热热闹闹在一起吃年夜饭过个幸福年。其实,年味就是亲情的味道。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张柏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