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阳光姐姐伍美珍 为黑龙江矿区贫困儿童送六一礼物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8-05-16 15:28:23    来源:安徽爱心助学  

资讯标签: 阳光姐姐伍美珍 黑龙江矿区贫困儿童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安徽省爱心助学协会十周年系列活动,牵手著名作家阳光姐姐伍美珍,为黑龙江矿区贫困儿童捐一本书。

  安徽省爱心助学协会十周年系列活动

  牵手著名作家阳光姐姐伍美珍

  为黑龙江矿区贫困儿童捐一本书

  

  1、图书(七成新以上),适合1-5年级学生阅读;

  2、爱心文具(要求七成新以上)

  3、爱心捐款,费用不限。由协会统一购买爱心礼物

  4、咨询电话:139 0560 1603宝石秘书长

  158 5514 3188阿梅(义工)

  一封来自黑龙江偏远矿区的求助信

  我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边远矿区的一所小学的图书室管理员。

  

  因为我们是破产煤矿的子弟小学,学校现有十三个教学班,五百多名学生,因为煤矿破产,当地又没有其他接续产业,很多煤矿工人外出打工,贫困家庭学生和留守儿童占有三分之一的比例。

  这些孩子由于父母不在身边,长期得不到情亲关爱,对健康成长非常不利;一些贫困家庭负担较重,孩子也需要帮助。

  学校和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因为政府财力有限以及需要帮助的学生太多,迫切需要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我想寻求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为这些孩子募集些图书建立班级图书角,募集些学习用品缓解家庭困难学生的处境,让他们在阅读中感受快乐,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在快乐中健康成长。

  我的地址是:黑龙江双鸭山市四方台育红小学姜风雷

  PS:以下两文摘自姜风雷老师的原创图书室的故事1:

  老师,感谢你骗我

  课间,一位恬静的小姑娘总会准时来到图书室,坐在角落里安静的读书。有同学看到书里有好笑的事,叫她过来一起看。她也只是甜甜的一笑,然后接着看她的书。她读的书大多是童话、故事之类的,偶尔也会看些漫画,比如《阿衰》。令我惊讶的是,她借回家看的书居然有曹文轩的儿童小说,而且不是那种带拼音的版本,三年级的她已经没有阅读障碍。

  

  (姜风雷教师提供的资料图片)

  一天她低声告诉我:“老师,我有一个秘密。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什么秘密?”我也压低了声音。

  “我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妈妈离家出走,去哪了我们都不知道。奶奶总是说她的不好。”

  “为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奶奶说妈妈嫌弃爸爸奶奶爷爷家穷,离家出走心太狠,但是我觉得妈妈离家还是有原因的。”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一酸,觉得这样的话不应该是她这样的年纪说出口的。

  “我很想给妈妈打电话,可是我没有妈妈的电话号。我想把日记放在微信号上,说不定妈妈会看得到。”

  我接过她的日记本,上面写满了稚嫩而工整的文字。自己每天的喜怒哀乐,学校趣事,思念妈妈的话语,让人读起来心里酸酸的。

  

  

  (姜风雷教师提供的资料图片)

  我把孩子的日记放在了一个面向全国的留守儿童的论坛里。她知道后非常高兴。

  但这无异于大海捞针。每天孩子都来问我有没有妈妈的消息。看到她每次失望的眼神,我心里也难受。于是,我注册了一个微信号,换上漂亮女士的头像。

  “孩子,妈妈爱你。这么多年来,妈妈真的想你,妈妈为你哭过多少次都记不住了。大人的事,你不要问得太多,想得太多,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了。妈妈希望你好好学习,长大了考上大学,妈妈会去找你的…..”我用这个新号在论坛里留言。(论坛里的留言只能看并不能联系上留言者)

  我让她看留言,她非常兴奋,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快乐。

  我有些担心的问她:“你回去会告诉爸爸和奶奶吗?”

  “不,我有妈妈!她在我心里。这是我的秘密。老师您替我保密呗。”她伸出手指。我也伸出手指。

  

  (姜风雷教师提供的资料图片)

  就这样,她经常把日记给我看,我也按照一个妈妈应该说的话语在论坛上写上几句。她每次都很高兴。直到有一天,她留给留了一个纸条。

  “老师:爸爸下岗了要带我去南方打工,我要在那里上学。其实奶奶和我说了,妈妈已经嫁人了,她还有了自己的孩子,她想不想我,我不知道,但是我非常想她。老师,您是好人,我知道你在冒充我妈妈,就是为了让我高兴,让我快乐,真的感谢您。我会好好学习的,长大了我一定去看你,你一定不能老,要不我该认不出你了。”

  早熟的孩子,天真的话语,天真的孩子,早熟的话语。让我很无语。

  与大家分享我的故事,让孩子永远快乐!……

  图书室的故事2:“我需要母爱,能给吗?”

  有天津爱心人士准备给我(姜风雷)寄来一些学习用品,发给留守儿童。我正盘算着那些孩子需要帮助。抬头看见对面坐着一位三年级看书的小姑娘,我就问她家庭情况。她说爸爸妈妈离婚了,两个人都去外地打工了。姥姥为了让她更好的学习就把她送到补习班长托。

  “我爸都七年没回来了,我都忘记他长得什么样子。”她说。

  “妈妈呢?” “一年回来一次。”

  我没事的时候,经常询问学生的情况,很多时候得到的回答是:“我妈和我爸离婚了。”我非常不愿意听到这样的回答。这不,问着问着又问出一个单亲孩子。感觉心里不是滋味。于是我说:“你需要什么?我给你。”我的意思是:你需不需要学习用品。结果她回答;“我需要母爱,能给吗?”

 

  

  

  (姜风雷教师提供的资料图片)

  编后语:

  我们知道这世界本就是有很多欠缺和阴霾,我们也知道这世界有很多的普通而平凡的爱。可是,就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平凡之爱对于一些孩子来说,也是那么的遥远和无奈。

  也许我们没有能力改变或拥抱世界,也许我们现实的生活也不是那么精彩,也许我们没有能力改变不同频人之间的成见,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只需要做出一小点点的善意和关爱,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可能改变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格局和未来。

  汇聚平民的慈善,奉献力所能及的爱心。爱心助学十周年,初心未改再走起。

  ——by安徽省爱心助学协会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张柏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