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甲之红]江淮大地上的红色传奇——崔筱斋和中共合肥地区第一支部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8-05-26 08:36:24    来源:合肥网  

资讯标签: 造甲 长丰第二届龙虾文化旅游节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长丰县造甲乡,位于安徽省城合肥北部,距市区一箭之地。这个被青青农田和明净湖泊环绕的美丽乡村,因相传三国时期曹操在此屯兵造盔甲而得名,因合肥第一个党支部合肥北乡支部诞生在这里而充满红色传奇,因安徽省...

  [编者按]

  长丰县造甲乡,位于安徽省城合肥北部,距市区一箭之地。这个被青青农田和明净湖泊环绕的美丽乡村,因相传三国时期曹操在此屯兵造盔甲而得名,因合肥第一个党支部合肥北乡支部诞生在这里而充满红色传奇,因安徽省美好乡村示范点和新农村建设示范基地而声名远播,如今,更因为稻虾产业的迅猛发展而翻开了乡村经济的新篇章。在2018长丰第二届龙虾文化旅游节盛大启幕之前、安徽第一新锐文化周刊———橙周刊创刊15周年之际,长丰县与安徽商报社联袂推出特别策划《造甲为什么这样红》。我们行走在红色造甲大地上,多角度解读造甲一连串传奇背后的秘密,并通过“造甲之红”“造甲记忆”“造甲新篇”“大美造甲”来呈现这片土地上的旧时月色与时代新风,感受它波澜壮阔的豪壮之美和风拂麦浪的别样魅力。

崔筱斋像

长丰县下塘集北头崔筱斋烈士殉难处

中共合肥北乡支部旧址——造甲乡双河村崔家小圩

  [造甲之红]

  江淮大地上的红色传奇——

  崔筱斋和中共合肥地区第一支部

  一、觉醒

  1929年6月的一天晚上,合肥北乡崔小圩子崔化明家三间后厅明灯烛火,一场特殊的会议在这里召开。

  坐在屋里的,全是帮工、要饭、逃荒的穷光蛋们,人数四五十,个个脸上或挂着泪珠,或愁眉不展。这时,就见一个汉子站起来,大声说道:我们苦的无立身之地,穷的无衣无食,有人说那些地主都是祖上阴德好,是气象好,都是胡说。我们都是娘胎里生下来的,都有鼻有眼没有什么不同,那些鬼话都是造出来糊弄我们的,不要我们反对他们,像牛马一样一代一代给他们累。

  这样的话穷人们从来没有听过,可是听起来不生疏,一悟就懂。那个人又接着说:湖南有个叫毛泽东的,领导穷人翻身闹革命,组织了农会和土豪劣绅们对抗,实行减租减息。土豪劣绅们再也不敢作威作福,现在人家又组织了军队,上了井冈山,又打仗又生产,没有剥削一律平等。人家能干的,我们为何不能干?

  “这行得通吗?”一些人不禁在心底问。但从说话人善说六国的嘴上,从他那像剑一样闪光的眼睛里,他们很快就把答案找了出来。个个都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这个和自己穿的一样的、方头正脸、剑眉大眼、雪白干净的中等身材的汉子。

  二、革命

  这汉子就是皖西中心县(合肥县)北特支书记崔筱斋。

  从辛亥革命到五四运动这段时间,出身贫苦的崔筱斋目睹了封建压迫和统治,军阀混战,人民生活饥寒交迫,更重要的是,在合肥第六师范深造过的他,受先进思想的影响,形成了早期的爱国主义感情,五四运动以后,他回到家乡,组织讨倪军,打击当时的安徽督军倪嗣冲。在寿县下塘集一带,每到一处,他就向群众宣讲反帝、反封建、反军阀混战。

  1924年,崔筱斋在芜湖市工读学校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领导的民主斗争失败后,1926年元月,他和下塘的裴济华一道,奔向广州,进了毛主席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不久,他回到革命的大别山工作。接着被派往合肥搞学生运动。这年的9月,合肥第一个党组织在他的领导下成立了。

  1927年5月,筱斋按照党的指示,回到崔家祠堂——他的故乡搞农民运动。为了掩护身份,在双河小学当小学教师,他白天上课,夜里从这村走到那村,讲革命道理,启发乡亲们的阶级觉悟。6月间,合肥中心县派来了王平和汪平助同志,他就跟翟集庙的翟广昆(罗平,后曾任安徽工学院院长)一起召集贫雇农开会,这样的会在他家已经召开三次了。

  三、扒粮

  到1931年年底,农民协会仅仅只成立一年多,影响的地区由双河、造甲发展到寿县的刘三庙子。这年8月,上级党委从金寨县派来李新三、薛成、王德三指导和加强领导工作。李新三工农出身,到苏联学习过,能说会道,文武双全。这年遇见罕见的大水灾,到严冬腊月,很多农会会员家断炊,在上级党委指示下,崔筱斋、李新三、翟广昆一番研究,决定发动全体农会会员“勾粮”。快过年时,崔筱斋带着农会会员扒祠租。会员很怕族长,崔筱斋说:我家也有祠田,先扒我家祠租。在农会武装保护下,500多农会会员先后扒了四十多石的粮食。这一行动震动了远近大大小小的土豪劣绅。鼓动了其他农会。一次排山倒海的“勾粮”行动即将开始了。

  四、暴动

  为了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筱斋组织了一支苏维埃游击队,1931年春,他请来一帮造枪的人,到夏天造出了40多支枪,“苏维埃游击队”成立时,已经有150多支枪。就在这时,定远县吴圩暴动了,在上级党委指示下,筱斋积极响应,在敌强我弱的不利情况下,开始了双河集暴动。

  暴动先从翟集庙开始的,1932年春,在翟广昆、崔筱斋、刘宏勋带领下,第一刀砍的就是有钱有势的陈三科,随后,又扒了尹集岗、尹春生,西河李真泉、崔正文、崔正胜等土豪们的粮食,达数百石。粮食扒来以后,农会就按照每家人口和困难程度统一分配,在斗争中农会会员们感到团结起来的穷人,力量是强大的,因而斗争的热情更加高涨了。

  在靠近肥东边境有个大土豪叫刘豁子,势力大的很,别人不敢动他,游击队成立后,非动他不可,4月初,一支500多人的扒粮队伍出发了,刚进村,刘豁子家楼上接二连三的放起枪来,可是见勾粮队那么多枪,像潮水一样涌上来,便慌了手脚,放下武装,闭上门。会员们一个接一个的翻过墙头,打开大门,冲进粮仓一看,粮食很少,这是怎么回事呢?一打听才知道,刘豁子晓得要来勾他粮,急急忙忙把粮食运走了,可是没走多远,游击队顺路追去,不到七八里路,就把几十条老骆驼驮着的粮给断了下来。

  这次胜利,农会的影响更大了,造甲队在崔子元的带领下,也开始扒粮了。陈刘、石塘、寿县、朱巷也相继干了起来,其势为暴风骤雨。

  刘豁子粮食被扒走,气得暴跳如雷,他带着大量金银财宝来到寿县下塘集团防局,找到团长叶分久,请求出人出枪镇压暴动。

  4月19日这天,叶分久带了150多条枪,威风凛凛的来清乡,刚到崔家祠堂东边,就和游击队遭遇上,叶分久见事情不妙,去求救寿县钱集的杨广道和杨庙的团防局长张万庭,又纠结了瓦埠的乡军,共1000多只枪,连夜赶来救援。崔筱斋看形势不对,留下一部分人对付,大部分人撤走。当天傍晚,叶分久率人打下一座村庄,一共烧了丁集岗、孙集岗、大西庄、小西庄、崔瓦屋、崔小圩、西塘面、小河湾等十个庄子。崔筱斋家也是一片火海。

  五、受挫

  1932年五月初十这天晚上,游击队去起寿县三号桥大土豪万家友家的枪。万家不但不开门,反而开枪还击,打死一名游击队员,刘宏勋一怒之下,动手烧了他家房子,一见着火,万家又连放几枪,其他土豪劣绅听到此信号,赶来增援。崔筱斋、翟广昆、王德三开了紧急会,决定往条件好的地方撤。刚撤到寿县梁烟埂头被困住无法再走了。

  等到枪声稀疏下来,游击队便制定了突围方向,划定突围路线,一鼓作气,冲上前阵,与土豪劣绅短兵相接,一刀一枪地拼了三个小时,才杀出一条血路,但土豪劣绅的军队还是像蛇一样在后面紧追。因为快枪坏了,崔筱斋的眼被烟熏得看不见了,王启友一把夺过他的枪,背上他就跑,一口气跑了十几里,直到肥东县境,才脱了险。

  会员们正处在危险中,因为村上的土豪劣绅投靠了几个民团,眼睛像锥子一样盯着会员们的家。奉上级指示,李新三、孙仲德、程明远、翟广昆回合肥中心县,崔筱斋和刘宏勋留下来继续开展工作。

  一个明月皎洁的夜晚,刘宏勋牺牲的噩耗传到崔筱斋的耳中,他禁不住泪水涟涟,他决定马上回家,再次发动农民,进行一场细致而深入的斗争。

  当他理好东西准备出村时,敌人包围了村子。他藏进草堆里,无数根枪往草堆里打起来,叶分久喊道:我知道你藏在里面,出来饶命。叶分久点燃了草堆,崔筱斋这才走了出来。

  六、就义

  1932年7月21日这天下午,下塘集上,静的怕人,不一时,铁镣撞击的声音和慷慨激昂的《国际歌》声,打破了集上的宁静: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的人们

  ……

  筱斋戴着沉重的手铐脚镣从民团的黑大门走了出来,他高唱着《国际歌》,昂首挺胸,带着蔑视敌人的傲岸神情。《国际歌》唱完,他就高喊“共产党万岁!”“团结起来抵抗侵略!”“打倒军阀”,喊完了口号,他又高唱《国际歌》,崔筱斋英勇就义了,留在人们耳中的是雄壮的《国际歌》,是“共产党万岁”的声音……

  本版文字整理/祁海群曹涛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