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甲记忆]英雄后人与百岁老人的口述史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8-05-26 08:53:53    来源:合肥网  

资讯标签: 长丰第二届龙虾文化旅游节 造甲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英雄后人与百岁老人的口述史 英雄后人的颠沛人生

  [造甲记忆]

  英雄后人与百岁老人的口述史

  英雄后人的颠沛人生

  (口述:崔良婷,77岁,崔筱斋孙女)

  我爷爷崔筱斋有弟兄三个,他是老大,崔筱斋一共养育有一女四儿,女儿崔贤英排行最大,二儿子崔贤杰就是我的父亲。

  爷爷就义后,家里的房屋都被烧了,家里人在小圩子附近又建了草房,我就是在小圩子出生的。

  爷爷走后,从1934年到1937年,四五年里,崔家相继过世了好几口人,我父亲、我三叔子,还有大伯伯的女儿、儿子,都死了。

  我父亲死后,家里生活更苦,很悲惨,太穷了,加上当时反对派对崔家人迫害,崔筱斋这一脉和兄弟家的亲属们都受到了歧视。

  爷爷去世后,我奶奶叶莱英哭瞎了眼,后来眼睛一直就看不见。她搬到双河村东头的崔瓦屋,另起门户,带着大伯崔贤粹、四叔崔季平,还有崔良婷的母亲一起生活。

  1949年土改时,大伯崔贤粹在外地教书,写信回来给我母亲让她改嫁,说寡妇是分不到田地和五大财产的,农民如果没有田,就活不下去,我母亲就只好含泪改嫁给一位姓周的。我当时才八九岁,留在了奶奶的身边。母亲改嫁后亲,生了两个男孩一个女孩,1959年前后大人和小孩都饿死了。

  后来,大伯崔贤粹带我去了嘉山,现在叫明光,去那里读书,小学初中都是在那念的,后来考上了卫校,毕业后在嘉山当地一个公社医院工作,和李跃山恋爱结婚后,调回到了造甲,1962年左右,赶上人员精简,就回乡务农了,一直到今天。

  那棵白果树比我还要老几百岁

  讲述人:李氏

  年龄:110岁

  住址:造甲乡宗旱村

  我老家在造甲南油坊村,是1908年年三十出生的,娘家太穷,我生下来的时候,家里人怕养不活,想把我扔掉,我有个姑妈,在南油坊村开油坊,她说,好歹是条命,不要扔,我来帮她找个婆家。就这样,我被抱到了崔家做童养媳了。

  婆家也穷,我公公会杀猪,帮这家杀猪,帮那家杀猪,东家西家总会给他一刀肉,他就在街边搞了个猪肉案子,当地的村霸杜学玉来收保护费,公公没钱给,杜学玉后来就找茬把我们家给烧了。

  最苦的时候,讨饭也讨过,我还记得婆婆带着我去投奔舅舅,舅舅家在芜湖,住在江边,婆婆出去做事,我在家哭,舅舅烦了,就打我,外婆讲,不要打,不要打,她也是苦孩子。

  那是我唯一的一次出远门,从那以后再没离开过家。

  这辈子我也没有学会什么手艺,以前就只会做鞋缝衣,婆婆生得笨,也没能跟在她后面学到什么东西。

  但婆婆对我特别好,我从小到大,她一巴掌都没打过我,有一次,婆婆的亲生女儿和我吵架,把我的手指搞破了,婆婆反而把自己的亲生女儿一顿打。那时我也乖,很听话,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公公人心好,但嘴坏,脾气不好,婆婆总被公公骂。有一次我和婆婆去地里干活,到了吃饭时候,婆婆伤心难过,不肯回来,我就只好自己回家做饭,到家一看,没有米,就用碓窝将稻子去皮,我碓了三窝稻子才碓出能煮一顿饭的米,结果饭做晚了,公公又是骂。

  崔筱斋这人我晓得的。有一年,我家公公和别人吵架,崔筱斋带了好多人过来讲理,帮这事平息下了。

  日本鬼子来的时候,光听讲,没亲眼见过。跟着别人后面跑鬼子返,只要有一点消息,胆子小,就不要命地跑。强盗来抢时,也吓得伤心,大平地上,也没个地方躲,能缩在哪就在哪。

  我一共生了9个孩子,六男三女,没得吃的那两年,饿死了四五个。现在喊我儿子崔兴奎叫“老三”,其实他排行老六都不止了。大丫头如今还在,80多岁了。

  我不识字,但喜欢看戏,以前村那边有座庙,小时候去地里挑野菜,经常去庙里看大菩萨。庙门前每年二月二都肯定有戏唱,我都去看。庙跟前还有棵白果树,我滴妈来,那棵树有我家灶房粗,三个人都抱不过来,那棵树后来砍掉了。

  那棵白果树要是不砍,那就是这村里最老的了,比我还要老好几百岁。

  农家子弟爱读书

  讲述人:崔化洋

  年龄:99岁

  住址:造甲乡双河村

  我三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是我25岁时去世的。

  我小时候念过书,在姥姥家也就是凤群那边念的私塾,是由外祖父教。一起念书的有十几个孩子,都是家门口的。八九岁时开始念,念了四五年,就在外祖家吃住。

  从私塾念完以后回到家,呆了一段时间,我就跑到六安毛坦厂去了,因为我们村里有人在那念书,我就也去了。

  那个时候,毛坦厂很热闹,因为合肥进了日本鬼子,合肥人都到毛坦厂避难。毛坦厂有国民党办的第三临时中学,家门口有同乡在里面读书,第三临时中学校长叫吴天植,人我们都看到过,瘦瘦高高的,穿件长袍,很有学问的样子。

  第三临时中学特别难进,要考试,我数学差,汉学嘛还好一点,怎么办呢?有一位跑“鬼子返”的合肥老先生,当时在第三临时中学旁边租了房子住,顺便代代课,我就和一位家在合肥的同学一起,跟在老先生后面补习数学。结果补了一段时间,日本鬼子进了六安,我们就只好跑回来了。

  那个时候,什么事也不想干,就想念书,回来后,家门口又有人开了一家私塾,我又跑去念。

  等到鬼子投降了,我们又跑到金寨县,当时叫立煌县,我们去了十四个人,在那里念书,念的是农植学校,不要学费,管吃管住。同学里有个叫李昌训的,是个地下党,他也和我们一道念书,念到半拉拉就走了,后来听说抗美援朝时,李昌训转到东北某地当组织部长了,去了战场,还当上了团长。

  在农植学校念了一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学校没办了,我又回来了。

  教书是解放以后的事了,当年肥东县招考,我们去了三个人报考,都考上了,都留下了。

  我还记得考试的时候,布置写一篇作文,叫《难忘的一件事》。我写了自己的经历,就是从金寨县回乡后在当地做地方干部,冬天在家乡教农校,天天晚上课,我以堂兄弟崔化炳的媳妇为人物原型,写她在上过农校后,从一个大字不识的人变成了一个记工员的故事。

  考上后,我分配在白河小学,也就是现在的双河小学教书,一直到退休。

  现在想想当时为什么一个农家子弟那么爱读书,估计是因为家门口念书出息的伙伴们特别多吧,很多人都是通过念书,然后有机会在外面闯荡。我虽然这一辈子最终也没去到外面,但我欣慰的是,我带出了很多学生,不少都考上了大学,想想看,从农村学校里考出去的,不太容易啊。现在,有时候赶集,在街上遇到过去的学生,他们远远的看到我,都会亲热的打招呼,对我很客气,这就比什么都好。文字采写/祁海群 曹涛

  解读造甲的N个关键词

  三国造甲说:相传三国时期曹操屯兵合肥,魏军于此锻造甲胄以备前线作战,此地得名“造甲店”。至今造甲地名中已然旗杆,周仓,饮马塘等。另,造甲有两个村居名为凤群,凤楼,相传是曹操夫人丁氏、卞氏的居所,与当时大乔、二乔所在的铜雀台齐名。

  靖国公造甲说:1644年,李自成率农民军占领北京,崇祯自缢身亡,为阻止社稷颠覆,流亡的官僚,仓促议立福王朱由菘称帝,年号弘光。弘光政权主要依靠马士英的政治势力和黄得功、刘良佐、高杰、刘泽清四镇的军事实力所支撑。其中,黄得功为合肥(今长丰县造甲乡)人,忠勇最著,死亦最烈,生前进封靖国公世袭,故《明史·列传》别著于篇。《嘉庆合肥县志》载:“造甲店,相传为黄靖南侯造甲处,俗名皂角店。”距今380多年历史。

  朱元璋第二故乡说:明史记载朱元璋年幼时家乡水灾,逃荒至造甲店,为求温饱,遂在此住下帮人放牛为生。后参加农民起义一时兵败,再次落难于此地叫六方的地方,一位好心的大娘将朱元璋藏于犁耙之后,拯救了他,才使他免遭敌手。朱元璋成为明太祖,认当年救命恩人为“老干妈”,为答当年犁耙藏身救命之恩,“口谕”:干妈犁耙所耕之地悉归其所有。至此,造甲至今留有“犁耙藏天子”、“一犁之地”等佳话。

  合肥第一支部: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在安徽最早照耀的地方,这里是省农民运动委员会的发源地,也是合肥地区第一个党支部诞生的地方。1926年,双河村崔小圩人崔筱斋和革命战友胡济、曹广化等人从当时毛泽东主持的广州农民运动委员会讲习所学成归来,成立中共北乡党支部,受上海党中央直接领导。支部成立后,根据上级要求积极组建农民协会,领导广大农民进行斗争,使方圆数十里地域的农民运动开展的如火如荼。整理/曹涛 祁海群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