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健康两性

合肥医生胆大心细闯禁区 为绝境患者寻得新出路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8-08-09 15:40:04    来源:合肥晚报  

资讯标签: 为绝境患者寻得新出路 合肥医生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不到40岁却已患肾炎近20年,为生孩子终恶化为尿毒症,欲做肾移植却遇手术禁忌四处碰壁,合肥市民关欣(化名)的生活可谓阴云不断。幸运的是在病友的极力推荐下,她来到中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找到了刘洪涛主任...

    不到40岁却已患肾炎近20年,为生孩子终恶化为尿毒症,欲做肾移植却遇手术禁忌四处碰壁,合肥市民关欣(化名)的生活可谓阴云不断。幸运的是在病友的极力推荐下,她来到中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找到了刘洪涛主任团队,成功完成肾移植手术并顺利出院,开始迎接光明而美好的新生活。

  为生子肾炎恶化为尿毒症

  因手术禁忌母女苦等三年

  今年还不到40岁的合肥市民关欣,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身形瘦弱、脸色泛黄。她说自己患肾炎已近20年,一直靠吃中药治疗。结婚时因为担心丈夫父母反对,他们还一直隐瞒了病情。结婚几年以后,关欣决定要个孩子,虽然医生告诫怀孕会加重她的病情,而且很有可能会发展成尿毒症,经过反复权衡,关欣最终还是决定怀孕,并在2008年生下了一个男孩。

  在满怀喜悦之时,关欣最担心的问题出现了,她开始有肾积水、肌酐高的现象,病情逐渐恶化,并在2015年6月被确诊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即尿毒症。随后她开始了血透治疗。

  关欣说,“跟我妈配型成功了,她也愿意把一个肾给我,然后就准备在合肥的一家医院做肾移植。但因为术前检查发现我体内的抗体高,术后排斥反应风险大,所以一直不能做。”按国内专家普遍共识,患者群体反应性抗体小于10%方能手术,而关欣当时的抗体在70%左右。

  胆大心细闯禁区

  为绝境患者寻得新出路

  在别人介绍下,关欣加入了很多病友微信群,“我在群里也问了,抗体高的问题国内其他医院也不能做。就这样过了3年,抗体一直降不下来,手术也不能做,只能靠血透,一周三次,每次透完都感觉很难受,身体情况也越来越差。”关欣无奈地说。2018年初,在一位血透病友的介绍下,关欣来到中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找到了肾移植科的刘洪涛主任团队,想在这里碰碰运气,但在这里的术前检查同样发现关欣的群体反应性抗体仍处在较高水平。

  “我们觉得这个手术可以做。因为经过医院输血科的检查,发现关欣体内预存的群体反应抗体并非其母亲HLA特异性抗体,移植后发生急性排斥的可能性不大,加上供受体淋巴毒实验为阴性,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同时我们通过对供受体的仔细评估、查阅国内外文献并结合西班牙针对群体反应抗体阳性受体的移植经验,最终认为无绝对手术禁忌。”肾移植科主任刘洪涛介绍说。

  “为了把手术影响降至最小,最大限度保证患者安全,我们决定供受体的手术同时开始,即供体的肾脏取下后,立即植入到受体体内,尽量减少肾脏的冷缺血时间,使肾脏植入后能立即发挥功能。最终,在麻醉科、手术室的支持下,经过3个半小时的不停歇工作,手术成功完成,供受体安返病房。”刘洪涛回忆说。

  术后,关欣接受了ATG免疫诱导治疗,顺利度过围手术期排斥危险期,肾功能恢复顺利,未发生排斥反应,肌酐也由术前的603umol/L降至64umol/L,且其余各项指标均恢复良好,并在术后第15天顺利出院,进入术后康复及门诊随访阶段。

  张乐希叶俊华吴家炜合肥晚报ZAKER合肥记者杨赛君文/图

  原标题:只因手术禁忌母女苦等三年合肥医生为绝境患者寻得新出路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周霞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