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扛”过白血病 投身志愿服务被评为“亳州好人”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8-11-12 19:23:26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亳州好人 白血病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独自“扛”下了白血病,又收养了病重弃婴,如今栖身在闹市区的“烂尾楼”里、不知道能住多久、也不知道哪天就要搬家。尽管如此,她投身白血病家庭的志愿服务,建起“白妈手工坊”,带着白血病童的妈妈们做手工义...

  独自“扛”下了白血病,又收养了病重弃婴,如今栖身在闹市区的“烂尾楼”里、不知道能住多久、也不知道哪天就要搬家。尽管如此,她投身白血病家庭的志愿服务,建起“白妈手工坊”,带着白血病童的妈妈们做手工义卖,还获得了“感动江淮”十佳优秀个人典型、“最美利辛人”、“亳州好人”等光荣称号。“我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来,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完全健康的一天。但我知道,好好陪伴恩恩,把志愿服务做下去,就是我的人生意义。”武美说。

  一个人“扛”过白血病 五块钱生活了半个月

  2004年3月8日,是武美刻骨铭心的日子。就在那一天,刚结婚三个多月的她被诊断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当时的网络并不发达,普通人对白血病的认识还十分有限。“所有人都认为我得了绝症,治到最后十有八九是人财两空,我丈夫跟我离婚了。”武美说。

  承受着健康和婚姻的双重打击,武美选择“活下去”。“当时外地有一个新开的医院,做骨髓移植手术可以打折,我一个人去办了入院手续,用一个化疗的钱做了次不太成功的骨髓移植。”武美说,“别人做手术都有家人陪,我那时候躺在医院病床上,别说饿了、渴了,就算尿在病床上都没人管。”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帮助武美张罗钱的事情。在生病之前,学服装设计的武美在当地专门为人家订制服装,“那时候不说大富大贵吧,至少自食其力、衣食无忧。可是一生病,就什么都做不了了,所有的积蓄都用来看病。最紧张的时候,我身上就5块钱,坚持了半个月。”

  骨髓移植手术后,武美产生了强烈的排异反应。有一次,她坐公交车去医院复查,刚下车就疼得倒在地上,“我就告诉自己,爬也得爬到医院,差不多是趴在地上一点点挪动的状态。”就在医院门口,两个挂着“志愿者”绸带的工作人员远远看到了武美,把她从地上架起来,送进了诊疗室。

  “医生在给我治疗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今天能活下来,我也去做志愿者。”武美说。

  做志愿者与白血病家庭“抱团取暖”

  随着身体的好转,武美把当年的愿望付诸实践了。“我作为白血病患者一路走来,有总结自己走过的弯路,所以我愿意跟病友分享各种他们可能用的上的消息,包括医疗保险报销流程、能够向哪些相关基金求助等等,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安慰、鼓励那些因为突如其来的大病而慌乱不已的家庭。”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武美发现自己的专业特长对于白血病儿童及家庭的价值。

  “白血病友的精神压力都很大,一方面是来自经济上的,还会因为不得不接受各方的救助而自卑。我就带着大家做手工、做包包、做衣服,然后拿去义卖,不仅可以补贴治疗费用,更重要的是能找回自我价值认同!”武美组织成立了“白妈手工访”,不断有新的白血病家庭加入手工制作义卖的队伍,大家在这个群体中相互鼓励、帮助,抱团取暖。武美也因此获得“感动江淮”十佳优秀个人典型、“最美利辛人”、“亳州好人”等一系列光荣称号。

  收养病重弃婴相依为命

  2015年12月8日,是武美又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那一天的上午,她获得“励志人物”表彰,拿到了整整4000元奖金。还没来得及去银行存起来,武美揣着这笔“巨款”又忙了大半天的志愿服务工作,就在回家的路上,她意外发现了一名弃婴。

  “我当时是穿羽绒服的,那个孩子没穿衣服,已经被冻得浑身黑紫,好小,后来才知道只有3斤2两。”武美不顾朋友的劝阻,抱起孩子冲进医院,上午才拿到的奖金一把就交了住院押金。“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当年因病被‘遗弃’的人生经历,现在我既然看到他了,我就没法不管。”

  由于没有自主呼吸,这个孩子在医院整整抢救了45天,才终于度过生命危险。“当时,数万元的治疗费用我根本无力承担,爱心人士帮助了我们,我给他取名恩恩,就是要让他一辈子都记住好心人们。但未来怎么过,我不敢想。就在回家的第二天,他终于会自己喝奶了,我觉得,活着就好,我们相依为命就好,能多过一天都好!”

  第二年7月,武美带着孩子去复查时又得到一个噩耗,医生对武美说,这个孩子以后可能是个脑瘫。不愿放弃的武美每天带着孩子做康复训练,每天不停地跟孩子说话,“比我之前活这么大加起来说的话都多!”终于,医生在恩恩的复诊病历上写下“接近正常”四个大字,武美潸然泪下。

  如今,小恩恩快三岁了,虽然比同龄的孩子个头小一些,但是聪明活泼,人见人爱。有人送了一个棉花糖给他,下一次在街上遇到,他老远就打招呼:“棉花糖奶奶”;还有吃饭的时候别人分了他一个鸡腿,就成为了他念念不忘的“鸡腿叔叔”。还有苹果阿姨、绘本哥哥……小恩恩用他自己这种独特的方式,记忆并感恩,令人动容。

  寒冬来临母子俩为居所愁眉不展

  恩恩在无忧无虑地成长,武美却为生存发愁。如今,她带着恩恩,居无定所,暂时住在宁国路上的一栋“烂尾楼”里,“因为不用付房租,但是这个楼每几个月就拍卖一次,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搬走。”

  户口在老家,母子俩的低保等加起来每个月仅几百元,幸得安徽善之源公益教育发展中心“致敬好人”项目的资助,母子俩最基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转眼,恩恩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周围的幼儿园,最低也要近6000元一学期,还有不能间断的康复治疗,也是一笔开支……武美越来越力不从心。

  武美说,她的服装设计与制作专业一直没有丢下,可以为居民改衣服、为学生或者社区的演出社团做各种演出服,还可以教大家做手工,她需要一份可以兼顾到照料恩恩的工作;另外,寒冬即将来临,他们的临时住所朝不保夕,恩恩经常要上医院,她的志愿服务工作也都在省立儿童医院开展,因此,她希望能在那附近找到一个低价、最好是免费安身之所。如果您愿意向他们母子俩伸出援手,提供任何帮助,请联系武美:18056818737。(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胡霈霖/文图)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