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资讯>安徽

青霭中的岳西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8-12-26 17:31:47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岳西 何诚斌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浓雾遮掩了司空山,我有些遗憾地告诉外地朋友,司空山很巍峨,形似一尊大佛,现在你看不到了。当大家离开的时候,仿佛大佛过意不去,轻拂袈裟,顿时山体显现出轮廓,飘渺其间的,不再是雾,而是淡淡的青霭。

  青霭中的岳西

  /何诚斌

  金盆飞珠

  浓雾遮掩了司空山,我有些遗憾地告诉外地朋友,司空山很巍峨,形似一尊大佛,现在你看不到了。当大家离开的时候,仿佛大佛过意不去,轻拂袈裟,顿时山体显现出轮廓,飘渺其间的,不再是雾,而是淡淡的青霭。

  “以飘忽之思,运空灵之笔。”毕竟佛不语,以心印心,空且不空,无中生有也。

  到了冶溪镇金盆村,不远处的司空山清晰如水墨画卷,一展如前。零星小雨,落在“金盆”中,河床氤氲的水气,跟从山岰里飘移过来的青霭相融之后,凝结颗粒,晶莹剔透地挂在河岸的古树枝叶上。

  青霭润染冬季色彩,无萧瑟感。

  冶溪镇约有百年以上的古树2600棵,有国家一级保护树种千年银杏、千年古槠、二级保护树种百年香樟、枫树、紫柳、桂花等。

  时代变迁,金盆就没有震荡过?四周环山如屏,就必然能庇护这里的生态?

  想起一种叫“鱼洗”的金盆,用手快速有节奏地摩擦盆边两耳,盆会像受击撞一样振动起来,盆内水波荡漾,甚至会飞出较大的水珠。非常喜庆,吉利。冶溪金盆,就是一只巨大的“鱼洗”吧。萃纳天地之真气归于大冶,清溪流淌不歇伴溉于万物。它的飞珠,浇灌着雷竹、菊花、瓜蒌子……宜居宜业宜游的画家村、乡村旅游示范村、人居环境示范村,这些分明就是一颗颗明亮的飞珠。

  一座宋代的桥,安然横跨小河两岸。那是个豪放与婉约同在的时代,处处可得平和优雅、含蓄蕴藉的诗意生活。都市繁华,人们忙碌而又崇尚休闲娱乐,纷纷向城市聚集,同时又不失追求卜居乡野、栖息田园的人生况味。

  半圆形的桥拱,倒映水中,形成了一个圆,像一面镜子,镜面一半云天,一半河水。我在镜中,观照自在。

  明堂堆银

  夜至明堂山,一团篝火,几首壮歌。开心的任其恣情,幽思的由他闲静。终究,一切笼罩于黑暗。人声息,天籁不息。

  我在微醺的状态中回想下午那段时光,坦然地行走在玻璃栈道上,竟没有恐高头晕。是大雾的原因吗?雾这种没有重力感的物质,填满了所有的空间,将人的视神经处于“实境”范围,以至于使大脑保持了平衡。虽然意识到了玻璃之下就是万丈深坑,却因眼不见而心不惧。这也是一种体验,并不觉得白走了一趟。

  置身景区什么景色都看不见,或上行或下行,没有高低,也无须想象,穿雾往来的过程依然美好。

  是第二天黎明的时候,浓雾转化成了青霭。我一拉开窗帘,就见青霭在峡口缓缓涌动,山体明澈,而山峰停驻着似云非云的气体,高高叠起。我随即吟起两句诗:“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当我想起明堂山的另一个名称“母皖山”时,再观青霭,似更有绰约妩媚之姿。意识先行,多么重要,能影响审美倾向。为何赋予明堂山母性的禀赋呢?是严寒的冬季,青霭的温柔吗?我没有在这种季节去过天柱山(公皖山),所以不知道这两座山性格的差别。

  李白写过天柱山,“奇峰出奇云,秀木含秀气。清晏皖公山,巉绝称人意。”李白也写过明堂山,只四个字“天山光明”。

  “清晏”和“光明”,既是李白的寄望、向往和赞美,也是人们最普遍的认同与追求。

  俯瞰“黄舒之间,天下奇山水”的姚鼐,认为“山川之用在气”,“气生乎神,神生乎人心”。于是,他有这样的义理逻辑:“夫诗之至善者,文与质备,道与艺合,心手之运,贯彻万物,而尽得乎人心之所欲出。”

  我相信,“天地精华之气必著于人文”。

  黄尾溅玉

  黄尾这个地名,非常特别,早就想了解它的由来。到了大别山彩虹瀑布景区,我却忘了打听。只顾欣赏青霭中山涧窈窕及倾听峡谷飞瀑传响。

  彩虹是实,彩虹也是虚。闻名不惑于名,见相不着于相,才得心灵感应。迎面细雨霏霏,走向高悬的瀑布,要看的是不虚此境,乃至于人与境融的大象。

  我有种梦幻的感觉。这梦幻不同于城里无名而至的紧张、焦虑,而是卸下心灵所有负担,任思绪穿过瀑布水帘,漫过河道溪流,仍干干净净,难得如此纯粹。目光停在被水冲击的石头上,内心变得十分的柔软。

  再靠近一点,水珠溅在脸上,沁凉且有着清爽。现在是枯水期,瀑布仍然如此刚猛,倾泻,向下的力量,源源不竭。这对于黄尾人,尤其是一种昭示吧,他们将“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写在墙上,我觉得在这环境中恰如其分。

  “穿天透地不辞劳,到底方知出处高。溪涧焉能留得住,终须大海作波涛。”这是瀑布的精神。如何物化而造福于人民,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智慧。清道光三年(1823年)建“迎水奄”,意在求天降甘霖抗旱灌溉;2011年建彩虹瀑布风景区,是为了供人们旅游观光。

  我随主政黄尾镇的舒寒冰先生,在猴河峡谷缆桥上走过。他是文人出身,写了不少优秀作品,有长篇小说发表于文学期刊,很不简单,我却对他不以“作家”相视,或称其为“书记作家”,直到他主动地要与我拍照,而非只选择名家合影留念,我才在心里呼其为“作家书记”。

  温泉停仙

  天悦湾温泉是这次采风活动的第一站,我却最后来写,是因为我在这里看到了一群鹤,他们等待我归来,分享“生态探秘”的发现。

  曾经有一位诗人,在天悦湾写道:“最先到来的是一只鹤,然后是翅膀上的云朵。悠然自得,一条河流环绕着,不同口音的人会心一笑。”

  当年,我到天悦湾,这里还是一片荒滩,然而它周边的环境特别好,近前一派田园秀色,远处山脉起伏,云烟苍莽如黛。几年后,建成了一个综合岳西文化旅游资源优势的生态明珠产业园区,养生养老基地,吸引了全国各地及俄罗斯等境外游客,来此度假。

  一只鹤,带来了数只鹤。然后,是无数只鹤的雅集,享受“九养人生”,即“天养、地养、心养、气养、药养、泉养、医养、乐养、食养”。其实,就是依托生态,打造身心灵的港湾。

  雨绿在树上,翠在竹上,艳在花上,多彩的雨丝雨点雨滴,汇聚天悦湾。泉亮在坡上,隔在篱上,隐在蹊上,奇妙的汤池汤水汤色,荟萃天悦湾。

  山冈,像打开的扇子,树木青葱,把晨光扇到窗前。扇醒游子一般的我。思绪又开始与光线纠缠。望慧可居温泉精品酒店,如展翅的大鹏,天悦湾风生水起。平常的日子,不平常的感受。

  我独自躺在温泉泡池中,心想,当今有多少人需要私密的空间,又有多少人的心语及爱是以私密的方式传递——“嘤嘤鸟鸣,求其友声”的等待,呼应与共鸣,相处与相亲?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