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资讯>安徽

岳西的雪一直在下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8-12-26 17:33:00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岳西 张好好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出汉口,过红安,麻城,就进入安徽省境了,第一站是六安。

  岳西的雪一直在下

  张好好

  1

  出汉口,过红安,麻城,就进入安徽省境了,第一站是六安。

  贾母说,我不喝六安茶。

  妙玉说,知道,这是老君眉。

  这铿锵亲切、不卑不亢的对话,响在多少人的耳畔。其中的玄机,悲欣交集。

  过了六安就是合肥了。岳西在哪里?在六安的西南方向,岳西、六安和东面的合肥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

  2

  岳西的雪一直在下。

  僧门立雪,公元527年,达摩在少林寺将衣钵传于立雪的慧可。

  公元574年,二祖慧可在司空山(即岳西),避乱隐居,并在这山里传法与三祖僧璨。

  关于慧可的立雪断臂传说,唐道宣《续高僧传》卷十六《慧可传》说慧可“遭贼斫臂,以法御心,不觉痛苦”,未提到求法事。

  佛家语:不失己道,勿扰他心。有慧根大觉悟者,所遇所行不过是顺应担当四字。立雪即可,断臂则荒诞——岂不是与禅的真知大法相悖。

  司空山,在冶溪镇、店前镇两镇境内,周时就有高士在此隐居。慧可大师初来司空山住在主峰下的云中石洞:跃过三湘七泽中,两肩担月上司空;禅衣破处裁云补,冷腹饥时嚼雪充。幸好洞内有滴水泉,常年不涸,冬温夏凉。

  后唐玄宗敕建“无相禅寺”。

  那天我们上山,进入被称为二祖寺的大庙。住持姓甚名甚,至今不曾追记。他面容年轻,不过三十岁多些,但散发的是慈蔼的光,相由心生,我看他眉浓眼亮,鼻骨挺正,唇含庄严。我们喝了寺庙布置的清茶,吃下橘子,饼干,住持又赠送我们每人一串鸡翅木的108颗佛珠链。

  众人皆往山上主殿去。我被待客室门前的两只小狗吸引,一只是巴掌大的幼年狗,我喂它们随身带的煮熟的鸡蛋。庙里的女尼告诉我,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来了就不走了,就长大了。

  那只幼年狗,总是钻进大巴车底。车要开动了,与我们送别的住持,弯下腰,呼唤黑色的小狗到他手边来。他便抱着小黑狗,立在院中。

  他们是慈悲和真理的护法。达摩之后是慧可,是僧粲,是道信,是弘忍,是慧能。

  3

  岳西县响肠镇的后冲村,有一座一千七百年的寺,名曰法云寺,曹操征东吴时建。比二祖寺更古。

  寺里所见的三四人皆是女尼。庙院内偏屋的檐下,猫儿的喝水盆和干净锃亮的铁碗,几个猫儿窜来窜去,尤其小奶猫叫得声音最大。一洗衣的女尼对我说,都是我家的猫生的猫,前几天有人送来两个小奶猫,一个被人抱走,一个在这儿了。

  一大约是住持的女尼打开厨房间的门,取出一只煮熟的鸡蛋,掰给众猫吃。

  这时有外面来的人找这位女尼,来者着黑呢大衣,公事公办状,看样子是后冲村的村委会的人。女尼说,二祖寺和三祖寺怎么说?

  我就听清楚了这一句话。很家常的,作凡人语,但似乎又不是人间事,令人顿然。女住持说普通话,字字铿锵,且是温和的,她和我们说话,和猫儿说话的时候,是平凡里的正大仙容。

  那么二祖寺和三祖寺怎么说。我喜欢这样的对话。我微笑地从法云寺出来,过一条长长的桥,桥下是老河道,我再回头看一眼高耸如松的法云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那塔尖的指向,是永恒的真理和爱,旷达和清穆。

  三祖寺在潜山县的天柱山。

  4

  在司空山,慧可的道场在主峰,这山是大别山腹地的最幽深。

  在司空山西面,有一个人间罕有的风水宝地,名曰金盆村,辖属冶溪镇。

  与主峰的峭拔不同,环绕金盆村的山,低矮舒缓,圆弧完满,所围拢平原既阔大又聚拢。人们在这里安居,劳作,兴旺地活,有田有地有林有河有山,若说世外有桃源,想象出的佳地如是才是——不要浮生里的小繁荣,要的是大地上行走的人的清洁和健美。

  冶溪镇有两个千年景。一个是建于南宋时期的卷蓬桥,在金盆村。石头拱桥,冶溪河里的桥影和桥体是一个完满的圆。桥长二十米,几个款步便走过去了。一千年的光阴渗透石条,石条槽榫咬合紧密,愈久弥坚。我想走过去,我想坐下来,我真愿意在这座有千年古桥的村庄里生活——在有月亮的夜晚,桥影,月影,水光,树的枝条——皖水晓月——我将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快走几步,坐到你的身边来,不想离开。

  另一个千年景是一对苦楮树,在金盆村隔壁的溪河村。一株是公树,一株是母树,被称为情侣树。它们肩并肩,手携手,茂盛巍然于这方安泰地,给予这里的人们:一年四季皆美景。

  说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大炼钢铁时候,这里的古树也未能免于这人祸,当人类的刀斧向这一对千年苦楮树靠近,村庄里的善人们自发站了起来,保护它们。

  我的修佛的朋友刘倩如此解释,她说,它们是被这圣地自古以来的圣人的圣心加持过的,所以免于了灾难。

  也可以说,是这里的人民的心千年来被圣人的圣心加持过。

  被保护下来的古树有多少呢?在整个冶溪镇,现有古树2158株。记住这个数字,它们是善男子善女子的冰心的印证。

  在溪河村,我走进了一户普通的农户,锅台明净,厅堂规整。我又走进了一户,亦然。我的心里真高兴,清洁和勤劳,方能养育出慈悲正义的心。

  5

  胡竹峰是岳西响肠镇人氏。响肠是什么意思呢?是说有一个很古的人,听见自己的肠子有响动,就想把肠子洗一洗,于是剖开肚子。

  后来怎样了。不知后来怎样了。为了纪念这个天真勇敢的人,他生活的地方从此就叫响肠镇了。

  响肠镇中心有个化纸塔,名叫惜字亭。古人敬字惜纸,不忍心它们随风散去任人践踏,就会来到化纸塔焚烧。

  很多庙很多塔都彻底毁灭于上世纪的文革运动。然而这个光绪年间建造的塔却幸存了下来。民风淳厚的力量,不可小觑。

  天正落雨,走进响肠老街,从前的木板商铺早已不在,古街旁有响肠河脉脉流动,其上架有三四米笔直的古老石条,这是最简单的桥。同行的作家钱红丽说,你走一下吧,这个也有几百年了。

  我仔细看桥石,斑驳和坑洼,古意充盈。

  说是这里在元明清时代便是商贾云集之地,他们走水路把徽地的土产运向江南,那繁丽的江南啊。

  而我更热爱徽地,它的白墙黑瓦,古厚人心。我坐火车过六安出徽地的时候,想着钱红丽美丽的黑黑的眼眉,想着她质朴真实的性情,而她的文字简直是心灵弹拨出的天籁,不禁觉得是要再来岳西的。

  6

  山上的朋友家里杀了猪,我分了几块回来,排骨带肉带皮,用盐抹上,放缸里腌三天,拿出来在冬月和腊月的风里吹,吹多些天,要干,再拿去茯苓皮的火堆上熏。我们这祖祖辈辈都用茯苓皮熏肉。肉若晒得不干,熏的灰就容易黏上去。熏好的肉继续风干。

  我们进山去彩虹瀑布,路过一家土特产食品店,里面的小哥这么给我们说的。

  徽地的男子女子都生得美,清秀明亮如观音大士的童子侍女。我一面挑选腊肉,一面看这位小哥,他生得这么美好,让人觉得他开杂货店的事业都是前途欢腾吉祥的。

  我们多么懒,不去高处和瀑布合影,非要灵机一动钻进杂货店。小哥让我们在木凳上坐下,端来热腾腾的绿茶。其他杂货店的老板从前这么对待过我们么?那一定是没有的。

  小哥说,谁在我这里歇脚,我都这么对他的。

  我们试吃了红薯干,锅巴片。岳西人喜欢锅巴,吃饭到最后都会上来一盆锅巴汤,这和大别山那边的黄冈地区相似。

  岳西还有很好的东西,就是他们用最绿色的地头蔬菜晒的干。绿辣椒干,生萝卜干,熟萝卜干,茄子干。我买了这些个,可以搭配腊肉炒之。生萝卜干温水发开后凉拌当开胃小菜。

  我为什么这么爱岳西呢。因为他们的厨房你可以立刻走进去。我去过大灶上盛锅巴汤,我还在一个清晨钻进去拿了油条和煮鸡蛋。钱丽红喜欢他们的凉拌萝卜干,老板干脆装了一玻璃瓶送她。我好艳羡,恨自己只会找油条吃。

  岳西多好啊,我们进了金盆村,就假装饿了,边走边拔萝卜吃。没人鄙视更没人骂。为什么呢,不是说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么。但是吃的人和看的人都快活,这不就是活着的真谛么。

  我啃一口萝卜,看一眼村庄大地,山泉就在我的脉管里流动了。

  岳西的野生板栗也好,个头不大,粉甜瓷实。我买了好多回汉口,分给刘倩吃,就是请她感受岳西的风土情味,她就懂了,她说早就听说那是一个好地方,心向往之。

  腊排骨单独去煮,熟了后手撕着吃。腊肉切片,和发好的辣椒干一起炒,加蒜片和姜。这是我和刘倩点点的圣诞晚餐。

  我有那么一阵恍惚,就像岳西装在了我的口袋里,又觉得它的山门为我静静敞开着,我总要抬脚就去的。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