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民生周刊

代驾市场 乱 乱 乱 业内人士希望尽快出台管理办法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1-09 09:09:42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收费 合肥 公司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1月7日20点50分许,合肥市宝塔路一饭店门口出来了一拨散席的男男女女。一名穿着皮衣皮裤的年轻小伙立即迎上去,一遍遍重复:“您好,需要代驾吗?”这位左胸前别着“代驾”LED胸牌的代驾司机称,他通过软件计费,5...

  1月7日20点50分许,合肥市宝塔路一饭店门口出来了一拨散席的男男女女。一名穿着皮衣皮裤的年轻小伙立即迎上去,一遍遍重复:“您好,需要代驾吗?”这位左胸前别着“代驾”LED胸牌的代驾司机称,他通过软件计费,5公里内的起步价为48元;不远处,一名醉醺醺的食客选择了滴滴代驾。坐在副驾驶的中年代驾男司机告诉记者,他们8公里的起步价则为35元。都是提供代驾服务,收费却是天差地别。

  临近春节,随着聚餐的频率增加,合肥代驾市场需求旺盛,滴滴平台合肥订单呼叫量比平时增长25%。与旺盛的需求相比,合肥代驾市场则处于监管空白的状态:代驾司机准入门槛很低,“黑代驾”滥竽充数,侵害消费者正当权益。业内人士一直希望合肥的代驾行业成立协会,能统一收费标准,提高代驾司机准入门槛,加强行业自律。

  代驾一公里竟收费171元

  “同样路程,不同的代驾司机收费竟然相差两三倍!”谈到合肥的代驾收费,省城的马先生颇有感慨。多年前,这位六安人来肥创业,如今生意蒸蒸日上,年底,他频频邀请客户聚餐。“我最近一个月叫代驾都花了好几千块。”马先生记得很清楚,元旦期间,他在南二环的酒店邀请了三拨客人,其中一位住北一环附近的客人两次参加宴席。“都是我给他叫的代驾。”而前后两次代驾收费竟然相差两倍。“一家代驾公司收费不到60元,另一个私人代驾竟然收了将近180块。”

  正规代驾的收费标准多是按“起步价”+“服务费”的模式,具体金额也只是稍有差别。合肥蜀山区友谊汽车代驾公司负责人高云龙称,他们5公里内的起步价30元,此后每5公里另加20元;安徽九佳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服务收费则为晚上10点前,前8公里起步价为36元,以后每5公里也是20元;晚上10点至12点起步价上调至46元;晚上12点之后起步价则上升到56元;滴滴代驾的收费是晚上10点前8公里起步价35元,夜间10点至12点和12点之后起步价也分别为46元、56元。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正规代驾公司的收费差别很小。“收费多的一般都是聚集在酒店门口的‘黑代价’。”1月7日夜间,记者在省城多家酒店门口探访发现,许多代驾司机收费相差巨大,合肥市宝塔路上一家饭店门口,一位代驾司机给出的价格是前5公里起步价48元,之后5公里20元;而在宁国路上一酒店门口,另一位代驾则按次收费:一环内100元一次,一环至二环收费则高达180元。缺少“紧箍咒”的收费标准让不少市民吃了苦头:去年8月份,在合肥市1912门口,合肥市民刘先生叫了代驾,不过一公里的路程,竟然收费171元!而他平时使用APP下单5公里内只需要支付起步价30元。

  准入门槛低“黑代驾”泛滥

  “我吃过亏,‘黑代驾’真不能找。”采访中,合肥市民吴先生告诉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去年11月,他在合肥市老城区和朋友聚餐结束,叫代驾回滨湖的小区。“我喝得有点醉,朋友帮我叫的代驾。第二天我就发现放在驾驶室旁的一包软中华不见了。”滴滴代驾司机束文胜也告诉记者,从业三年多来,他经常听到客户抱怨“黑代驾”。“这些人手脚不干净,经常顺走客户的东西,事后还找不到人。”

  “一些代驾司机拿着手机在门口等。既可以从软件上约,也可以自己直接接单。”安徽九佳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法人吴光年告诉记者,一旦这些代驾司机私下接单,客户的权益就难以得到保证。而如今,在合肥市一些娱乐场所,一些代驾司机通过和娱乐场所的相关负责人搞好关系,“垄断了”该场所的代驾服务。

  “黑代驾”一方面扰乱行业,另一方面则显示出代驾司机准入门槛很低。记者通过一款本地招聘的网站“求职”代驾司机。一家位于合肥三里街的代驾公司招聘要求仅为“熟悉各种中高端车型”,而因为没有统一的代驾司机准入门槛,一些代驾公司只要求求职者对合肥路况熟,有三年驾龄,其他如“无犯罪证明”则没有明显的要求。而一些正规的代驾公司不仅要求代驾司机的驾龄,无犯罪证明,还要求求职者最近没有出现严重交通事故等。

  市场监管主体缺乏

  谁来管管这些“黑代驾”?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代驾公司是在工商局登记设立的从事“非营运车辆的驾驶服务”的公司,监管主体不明确。省城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工商部门主要依据公司法和相关法律法规,按照市场准入原则,负责代驾公司的注册登记,经营范围里说明提供该服务,但谈不上对其监管。

  而受访交警部门表示,交警主要对代驾过程中的违章行为进行查处。代驾服务与营运性质的驾驶服务有着本质区别,在没有明确管辖权的情况下,交管部门也无法对代驾行业进行监管。

  业内人士和律师表示,整治代驾行业乱象,明确代驾市场监管主体是关键。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孙承龙表示,“物价部门可以指导代驾行业制定明确的收费标准,代驾公司的计费标准要公示或登记备案,这样既能够保障市场自由定价,同时可以接受社会监督,防止企业或个人随意变更标准。”

  尽快出台管理办法

  吴光年坦言,很多“黑代驾”存在隐患,这些人没有委托协议,没有发票,车主在发生纠纷后,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而现实情况是,现在的代驾公司缺少监管,也没有基本服务标准和收费标准。“成立合肥代驾服务行业协会就是想规范服务,统一收费标准。”曾经,吴光年和多名业内人士希望将该协会组建起来,但最终无果而终。

  据了解,在我省绝大多数地方,代驾人员无法在工商部门注册,都是在以自然人身份从业,也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更为重要的是,因为“代驾”尴尬的非职业身份,让很多问题产生后难以解决。例如,保险公司目前还没有“代驾险”,如果在代驾过程中车辆坏了,由于代驾被认定为个人行为,将无法按章理赔。与此同时,代驾人员本身的人身安全也没有保障。

  对此,吴光年希望,合肥应早日出台代驾市场管理办法,给代驾一个正规的“名分”。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陶伟文/摄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益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