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资讯>安徽

【春运旅途故事】六个家 千里路 就为一顿年夜饭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1-23 15:41:05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春运旅途故事 年夜饭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中国特有的“避不开”话题,春运是其中一个。在春运洪流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和期望。但不论路途有多遥远,旅途有多疲惫,归家的步履不会停歇。2019年的春运大幕已经拉开,连日来,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走访合...

  中国特有的“避不开”话题,春运是其中一个。在春运洪流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和期望。但不论路途有多遥远,旅途有多疲惫,归家的步履不会停歇。2019年的春运大幕已经拉开,连日来,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走访合肥多个车站,采集了多个家庭的不一样的春运故事。与此同时,一场外地老人进城陪子女过年的“反向春运”也悄然兴起。当老人们把子女的家当成自己的家,把子女所在的城市看作自己的故乡,一场场“美丽的逆行”同样传递出对亲人的浓情蜜意。

 
 

    最奔波

    ●人物:张扬、孟慧慧

    ●地点:合肥高铁南站

    合肥-武汉-重庆-宜宾市-长宁县

    千里回家路分成四段

    1月21日10:30许,合肥高铁南站进站口门外,张扬喘着粗气瘫坐在地,妻子孟慧慧飞快地翻着手机,低头刷了阵12306手机客户端上的余票,无奈摇头。半小时前,两人没赶上合肥前往武汉的动车。这意味着,夫妻俩原本一波三折的返乡路,将再添颠簸。

    张扬和孟慧慧都是四川宜宾市长宁县人。2015年,两人在合肥打工时,关系从好友变成了恋人。一年后,两人在合肥领了证,回千里之外的家乡办了喜酒。每年春运返程前,孟慧慧总会把“购票衔接”工作做得足足的,“我们的回家路要分成四段。”

    按照孟慧慧的计划,21日上午,她和丈夫准备从合肥乘坐G599次高铁先到汉口,继而打车到附近汽车站,再坐武汉到重庆的动车。“到了重庆,我们还要去汽车站赶乘去四川宜宾市的大巴车。等到了宜宾市,我们还要再坐车去长宁县。”

    孟慧慧一脸严肃地掰着手指计算,“坐大巴车的话,从合肥到武汉大概4个半小时,从武汉到重庆的动车7个小时,再从重庆坐大巴回宜宾市需要2个小时,从市区到长宁县要1个半小时,这一趟加起来大概15个小时。”

    “回家路虽然奔波辗转了些,但能在春节过年回家就是幸福的。”29岁的张扬指着行李中带给父母的礼物,眼神中立马恢复了神采,“去年陪父亲去宣城玩时,他喜欢上了鸭脚包。知道他好这一口,这次回去我箱子里又带了些,还给他带了两瓶好酒。”

    最特别

    ●人物:陈晨、董敏

    ●地点:新桥国际机场

    合肥-泰国普吉岛

    国内奔波路变国外游

    1月22日11时许,新桥国际机场一家面馆里,陈晨和董敏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热聊着过年旅游攻略,“我要吃超多海鲜,尤其是生蚝,我的最爱”、“到了普吉你得给我多拍些美照哦,相机我都带好了,我们去穿当地的花裙子,想想就好美啊”……谁能猜想这两个姑娘在一周之前还互相不认识,仅仅是住在同一小区。

    原来,1月初,陈晨匿名在小区业主群里发布征集玩伴信息——“过年小伙伴们都各自回家了,我打算去普吉岛玩,有没有同伴?因本人是女生,仅限女生参与。”本不抱多大希望,没料到晚上就有邻居私聊,董敏联系上陈晨,二人直接约到小区门口的咖啡店认真规划起了路线。

    “本来我也觉得这个想法挺疯狂的,过年不在家过不说,还跟个陌生人出去旅行过年,后来试探性地在家提了一下,没想到妈妈还挺支持,说只要能确保安全,其他随我开心就好。”这不,二人随即在网上平台预定了2月3日到2月8日去泰国的半自助游,觉得年前还有段日子,二人又很是投机,匆匆收拾行囊先飞去深圳玩几天“缓冲一下”。“我们计划在深圳玩三天,然后上海、南京一路玩回来,再整顿一下跟团去泰国。今年过年穿着裙子过,好舒服好开心!”陈晨说。

    陈晨告诉记者,她是安庆潜山人,董敏是山东蓬莱人,两人在合肥打拼已有三年。过去的三年,两人都是春运洪流中的一员,拖着大背囊,挎着行李包,赶车再转车,“跟家人团圆的滋味固然很好,但我们也想体验下今年在国外过年的感觉。”陈晨也说,“我想,春节在异国他乡通过视频给父母发去问候,对自己而言肯定是种难忘的经历。”董敏在一旁打趣说,“我妈给我说了,今年春运可以不挤了,但泰国乳胶枕必须多给他们带几个回来。”

    最坚定

    ●人物:刘一鸣、马岚

    ●地点:合肥火车站

    合肥-兰州

    六家会合就为年夜饭

    1月21日15时许,合肥火车站一号候车厅内,合肥驶向兰州的K594次普快列车还有半小时就开动了。候车区内,刘一鸣、马岚夫妇提着大包小行李,留意着屏幕上的检票时刻。过去的七年,夫妻俩每年春运都会坐着绿皮车回兰州,“一天零两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兰州,还要跟其他五个家庭会合。”马岚挽着老公胳膊说。

    “我们这个家族,从每年的春运开始,都从全国四面八方往家的方向会集,等成功会师了,一起围着吃顿年夜饭,大家年初一就各奔东西了。”刘一鸣说。

    原来,刘一鸣所在的是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以往的年夜饭桌上足足会有33人,每次订酒店时都要在最大的包厢内席开两桌。

    马岚说,丈夫的大家庭成员在祖国多地工作,最远的小姑子一家在海南三亚工作生活。“大家每年都很忙,难得见上一面,但每年6家人陪着90多岁的爷爷奶奶吃饭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约定。”刘一鸣说,“春节假期各有各的安排,但我们每家都觉得,只有一起把除夕这顿饭吃了,这年才算是真的过了。所以,不管离家远近,路再难走,也得除夕前赶回家。”

    刘一鸣说,吃完正式且传统的年夜饭后,六个大家庭旋即又将“各奔东西”,“大伯一家子是去厦门玩,二伯一家去日本,小姑一家子定好去海南,二姑一家去温州探亲,大姑一家去台湾,我们则错峰去青岛烟台,吃吃海鲜,逛逛海洋世界、博物馆。”

    -观点

    “反向春运”

    同样是爱的流动

    春运大幕拉开以来,记者在合肥各大火车站、汽车站走访发现,除了城市中的年轻人加入春运大潮出城返乡,一些老年人也像近期刷屏视频《啥是佩奇》中的留守老人李玉宝一样,在子女的安排或者接送下进城过年,这种“反向春运”同样是一场爱的流动,是一场美丽的“逆行”。

    “春节就是团圆,一家人在哪,哪里就是年。父母在哪,哪里就是家。”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认为,“反向春运”悄然兴起的背后,反映了随着城镇化的加速推进、城乡二元结构的消除,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对大城市逐渐有了家的感觉。“孩子们把父母接到城市,从个人角度而言是省时省钱,宏观方面上缓解了春节前集中离开大城市、春节后集中返回大城市的交通压力,还顺便激活了春节旅游市场,让家人把过年和旅游结合起来,一举多得。”

    社会大学学者李嘉树认为,老人来到城市子女家中,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听他们讲述独自打拼的点点滴滴,孩子对老人的辛苦与思念同样可以原汁原味表达。“希望这场美丽的‘逆行’成为过年回家焦虑氛围中的一股清流,能够让越来越多的游子感受到此心安处是家乡。”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吴洋 夏家敏/文 刘职伟/摄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