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资讯

《大家写岳西》之黄斌:万家欢乐唱高腔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1-24 10:35:29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岳西 高腔 表演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作者简介:黄斌,《湖南文学》杂志主编,文学创作一级。所编发的文学作品常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权威选刊转载,部分作品获奖。

  

  作者简介:黄斌,《湖南文学》杂志主编,文学创作一级。所编发的文学作品常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权威选刊转载,部分作品获奖。

  万家欢乐唱高腔

  黄斌

  元旦前两天,长沙很突然的下起了大雪,风裹着雪花纷乱地飘,无声无息遮盖了一切。忍不住一头撞了进去,漫无目的地走。风凛冽,好像要把人穿透,彻骨的冷倒让人清醒。这样的风雪天,若有三五好友围炉把酒才是意境。

  “围鼓坐唱”这词不经意地闪了出来。

  刚到岳西时,《安徽商报》在开幕式上设置了一个环节,各人领取要写的题材,题材写在卷轴上,圣旨般传来。打开来看,不禁讶然,我的题材是岳西高腔——闻所未闻的民间戏曲。高腔,我只知道有个辰河高腔,那是我们湖南的一个非遗品种,但也只限于名字,从来没有见过表演。对于安徽的剧种,我只对大名鼎鼎的黄梅戏《天仙配》有所了解。那曲《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我也能跟着旋律哼上几句。后来听舒寒冰说《天仙配》里“槐荫开口把话提”那一段,竟源自岳西高腔,从“年龄”和资历上来说,岳西高腔堪称黄梅戏的老前辈。就像微信干掉了QQ,黄梅戏当初的风靡加速了岳西高腔的衰落。时过境迁,如今的黄梅戏,和大多数戏剧品种一样,成了需要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06年,国务院批准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里,岳西高腔和黄梅戏均榜上有名。

  我原以为高腔这种民间戏曲,就是固定的几个调调,唱者临时填词就是,有些荒腔野韵的味。在黄尾镇,三位当地朋友给我们表演了岳西高腔,他们没有化妆,也没有穿戏服,虽是清唱,却有板有眼字正腔圆,听来委婉动人。据寒冰介绍,岳西高腔是青阳腔遗脉,有两种表演形式,一种叫“围鼓坐唱”,属清唱,由五六个艺人围鼓而坐,各执一件打击乐器,按剧本分唱剧中角色,以鼓板师领头,一唱众和。围鼓坐唱属于岳西高腔发展的第一阶段,后来慢慢形成了另一种演出形式:化装登台演出,其角色设置基本沿用青阳腔的行当角色体制。岳西高腔的演出剧目分为喜曲和正戏两大类。正戏多为明代传奇剧目中的精彩单折,因大量运用灵活自由的滚调而感染力倍增,如《荆钗记》《白兔记》《拜月记》等。相比之下,报喜不报忧的“喜曲”似乎比正戏更草根更具特色。

  寒冰特意送了我一套《中国岳西高腔抄本选粹》,深蓝封面五卷本的线装书,古朴典雅。尤其内页采用的是岳西另一非遗品种桑皮纸,纸质柔韧,触感极好。好马配好鞍,这是岳西两种国家非遗的珠联璧合,其珍贵可想而知了。

  选粹都是从安徽省博物馆的馆藏文物翻拍的手抄唱词,收录了岳西各地民间高腔唱曲名家的各类教习抄本,有正戏,也有喜曲。光是喜曲,就有赐福类、庆寿类、灯会类、贺婚类、送子类、家教类、点元类、进宝类、贺屋类、酒令类等十类喜曲,还有十八曲“代喜曲”。既为喜曲,图的就是吉祥与喜庆。唱词无不通俗易懂,有些还蕴含了丰富的人生哲理。如《九世同居》里所唱的:“忍字心头一把刀,为人不忍祸先招。君若忍,执掌朝纲;臣若忍,常伴君王;父若忍,子在身旁;子若忍,孝敬爹娘;兄弟若忍家兴旺,妯娌若忍不分张;亲戚若忍长来往,朋友若忍耐久长……”据说喜曲表演还有一定的仪式和程序,比如贺婚,表演者无需化装,敲锣打鼓来到新郎家,先在大门外唱《观门楼》,进了中厅唱《过府》,然后落座唱《坐场》。来到大门紧闭的新房门前时,表演者要即兴编词唱喜庆小曲,房门被成功“唱”开后,表演才真正进入高潮。《闹绣》《贺婚》《撒帐》《成婚》……最后以《点元》完美收官。整个过程精彩不断,热闹非凡,堪称戏俗与民俗的完美结合,或许这正是岳西高腔历时数百年而不绝的重要因素。

  顶着一头雪白回来,泡上一杯热茶慢慢暖和起来。想象岳西也是漫天大雪,一群长袍文人围鼓坐唱高腔的情景:或高亢,或激越,或婉转,或如流水潺潺,或如浪花飞溅,一人唱,众声和,你敲锣来我打鼓……那是怎样的一种天人合一痛快淋漓啊。

  我先后输入“岳西高腔”与“围鼓坐唱”等关键词,手机屏幕上弹出的介绍和视频很多,却没有想象中的文人“围鼓坐唱”。几乎每页都有《龙女小度》,点开其中一个视频推荐,便听到锣鼓声声,好戏开场了。

  作为岳西高腔传承中的保留剧目,《龙女小度》讲的是龙女奉观音之命,分茅舍、变村姑,以酒色挑逗引诱前往天台修习佛法的新罗国僧人金乔觉,以试其道心佛性。金乔觉始终不为所动,最后,龙女现身,金乔觉才知是龙女度化自己。此剧歌颂的是佛家精神,但观众看到的却是生动有趣的人情世俗。龙女的风情万种,僧人的矢志不移,精彩演绎之下的人性与佛性冲突,显得格外真实。二十来分钟的短剧,却如此赏心悦目,曲折动人,这也是戏剧魅力之所在吧。

  高腔其实并非岳西所独有。2006年与岳西高腔一同申遗的,还有浙江的西安高腔和松阳高腔、湖南的辰河高腔与常德高腔。现存的西安高腔唱腔上“大吼大叫”,表演上“大蹦大跳”,舞美上“大红大绿”,乐器上“大鼓大号”,乡土气息十分浓厚;松阳高腔常用“咿”“呀”“啊”“哈”等衬词,并以高八度假嗓帮腔,形成独特的演唱风格;辰河高腔因为较早地在演出中实现了观众和演员的互动,被称为“世界上最早的意识流艺术”;常德高腔在表演过程中偶而穿插精彩特技,以出人意料而引人入胜。作为地地道道的湖南人,既没看过辰河高腔,也没欣赏过常德高腔,却在美丽的岳西城,第一次领略高腔的神秘与动人,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在岳西的五河镇,至今流传着一副戏联:“一出升平歌大有,万家欢乐唱高腔。”然而,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霜雨雪,随着乡村文明的没落,风光不再的岳西高腔也陷入了后继乏人的局面。当岳西高腔成功跻身于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一古老的传统戏曲才终于进入了有规划的政府保护程序。或许,任何一个物种都有可能消失于时间的某一段河流,对于那些美好的事物,我们竭尽所能珍惜拥有它们的每一秒,就算真的失去,也要让遗撼再少一些,让有据可查的记忆再多一些。

  唯愿千百年后,穿越时空的锣鼓声里,岳西高腔依然可以散发醇酒般的芬芳。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益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