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资讯

《大家写岳西》之马光水:烟雨卷蓬桥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1-24 10:35:29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司空 空山 一个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作者简介:马光水,作家、诗人,南陵县人,现为青阳县文联主席,出版诗集《在时间上跳远》等。

  

  作者简介:马光水,作家、诗人,南陵县人,现为青阳县文联主席,出版诗集《在时间上跳远》等。

  烟雨卷蓬桥

  马光水

  难得有缘分来到岳西,惊讶于在大别山深处,一个叫金盆的小村,竟然保存着一座南宋的石拱桥,名曰“卷蓬桥”。岳西甚至为此设置了一个固定词组:“金盆宋构”,说来话长。

  金盆村位于司空山西麓的冶溪镇,因四面群山环抱,境内地势平坦,形似一只“盛”金盆,故得其名。而冶溪镇素有“大别山中小江南”之美称。今年九月,曾在互联网看过一则有关岳西冶溪万亩水稻开镰收割的新闻报道,全镇几家水稻专业合作社从外地调来了三十多台联合收割机,帮助农户抢收稻子,图文并茂,场面壮观。新时代,新气象,通过土地流转,种粮大户从育秧栽插,到管理收割,全程使用机械化。从改革开放初期的包产到户,到如今的美丽乡村建设,曾经积贫积弱的大别山区变化巨大。传说曹操曾在冶溪屯兵。三国的故事,街头巷尾,谁都能说上一段。有个“割发代首”的故事,是说曹操发兵宛城时规定“大小将校,凡过麦田,但有践踏者,并皆斩首。”可是,曹操的马却因受惊而践踏了麦田。曹操为了取信于军,遂取剑割发,并传示三军:“丞相踏麦,本当斩首号令,今割发以代。”民以食为天,粮食安全是国之根本。曹操乃经世之才,唯憾有生之年未能实现政治抱负。沧海桑田,曹公今若再来冶溪,面对万亩良田,会作何感想呢?

  说到古桥,以我的孤陋寡闻,一下子也能如数家珍:赵州桥、卢沟桥、广济桥、西湖断桥、洛阳桥、虹桥、玉带桥,等等。古桥是历史小心安放的影子,每座桥都有它的典故。卷蓬桥的故事从哪里开头呢?原来,冶溪有条古怪的河,历史上金盆村民长期饱受断桥之苦。第一次,人们俢了座大木板桥,洪水一来就垮了。第二次,人们修了座单墩平板石桥,也未能经得住洪水的洗礼。第三次,干脆修了座低拱石桥,仍然抵挡不住龙头岩蛟龙的侵袭。就像杭州人世代感谢白居易、苏东坡,金盆村民永远感谢淮西安抚史张德兴将军。宋端宗景炎年间,元军大举南侵,张德兴便与野人寨刘源起义军联合,鼎力拥护金王光复南宋。于是,司空山冶溪一带成为大后方。这里是东起六安,西至汉口的咽喉要地,桥是非俢不可。他们找来十八位石匠,夜以继日,快马加鞭,用大树和木板装成半圆形的木棚,填好砂石,再铺石板,待桥建成后,撤除砂石和模子,就成了拱棚桥,故名“卷蓬桥”。

  喜欢打桥牌。桥牌是高雅的智力游戏,桥牌高手必须会建立“桥”,并保持“桥”的畅通。做人需情怀,做事需智慧。卷蓬桥是情怀与智慧的结晶。

  我们沿溪而上,寻找“金盆宋构”。若从冶溪正式得名算起,溪水从三国而来,千百年,奔流不息,任王权你方唱罢我登场。溪水两边是一棵棵参天古树,据说,像这样的古樟树,金盆村有两千多株,怪不得整个村庄散发着一种丝丝缕缕的暗香。小溪内布满金黄色浮萍,像是在寒冷的季节里抱团取暖,又像是在集体禅修。走着走着,偶一回头远望,司空山在天际勾勒出一副“睡佛”的轮廓,曼妙的云雾以轻柔的身姿,弥漫在田野上,神秘而空灵。司空山被公认为“中华禅宗第一山”。本就生活在九华山下,一见司空山,自然格外亲切。我知道,李白来过九华山,也到过司空山。就像现代人每到之处,皆发朋友圈为证,谪仙人有诗为证。李白在《司空山瀑布》诗中写道:“断岩如削瓜,岚光破苔绿。天河从中来,白云涨川谷。玉案赤文字,世眼不可读。摄衣凌青霄,松风拂我足。”青莲居士眼里的司空山恍若仙境。我所知道的禅,是从“拈花一笑”开始。这微笑传到中国,高山流水遇知音,司空山心有灵犀。

  眼前出现了一座拦水坝。坝不高,却有七八层。溪水潺潺流过,形成了七八叠瀑布,蔚为壮观。从坝底向上看,卷蓬桥颤微微地悬在我的头顶。桥为单孔石桥,守拙抱朴,像一位老人佝偻着腰,显得格外沧桑;又像一阙裹有醇厚包浆的宋词,韵脚被时光打磨得光润极了。倒映在冶溪里,卷蓬桥仿佛一轮明月。山河寂美,秋水情长,此时虽无酒,我却有了诗性,只是不知卷蓬桥意下如何:

  看见你 以为走错了时代

  是谁借走了你昔日的繁华 只剩下暮年的衣裳

  受到诱惑的草木换了一茬又一茬 你仍然坚持在风中,慢慢剥蚀

  不比《清明上河图》那座飞跨汴河的虹桥,让后人感受到北宋的繁盛,这座卷蓬桥令我想到的,既有南宋的单薄而清癯,更多的是历史对仁人志士的怜惜。记得辛弃疾有一首词《清平乐·题上卢桥》:

  清溪奔快,不管青山碍。千里盘盘平世界,更着溪山襟带。古今陵谷茫茫,市朝往往耕桑。此地居然形胜,似曾小小兴亡。

  诗人身处如此风光明媚之中,也忘不了“形胜”、“兴亡”,憨直热衷之情可掬。张德兴不如辛弃疾有名,更不如辛弃疾有文采,若以美学论,以天道论,光阴中的卷蓬桥啊,堪比上卢桥。

  石孔桥在中国的乡村并不少见,与众不同的是,卷蓬桥的中央,有一枚硕大的铜钱。铜钱正中间是个小正方形,由方形角部向四个方向延伸,形成一个圆,圆外套着长方形,恰好形成一块长方形的砖。原来,这里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中国人修桥,有在桥合拢之时摄取一人的魂魄来祭奠桥神的迷信。就在卷蓬桥将要合拢锁口的当天,只等行人路过。可午时将至,未见一个人影。正值众人焦急之时,忽然从大路东边来了一群人,抬着一顶花轿,吹吹打打,向卷蓬桥而来。快到桥边,他们停了下来,然后在一起叽叽咕咕。不一会儿,轿中走下一位美丽端庄的姑娘。只见她轻移莲步,走向桥顶,从头上取下一根簪子,并拿出一枚铜钱丢进将要合拢的锁口,口中念念有词:“摘下金簪买路走,扔下铜钱锁拢口。”说完转身而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位身强体健、反应敏捷的轿夫夺下师傅已准备好的石块盖向拢口。桥合拢了,把平安永远定格在这里。

  一会儿,从司空山飘来的云雾下起了蒙蒙细雨,卷蓬桥更有了禅意。我站在桥上,仿佛从远古归来。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益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