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资讯

《大家写岳西》之杨晓澜:纯粹岳西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1-24 10:35:26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岳西 纯粹 我们 明堂 自然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作者简介:杨晓澜,《芙蓉》杂志编辑,青年作家。

  

  作者简介:杨晓澜,《芙蓉》杂志编辑,青年作家。

  纯粹岳西

  杨晓澜

  岳西只去过一次,但一次之行就好像灵魂被洗涤。所有的语言都被山风吹走,所有的故事都被草木掩盖,徒留纯粹之音回荡。

  岳西是纯粹的,纯粹在响肠的古朴。

  初到响肠,觉得名字奇怪,是因为饥肠辘辘所得,还是有别的什么奇幻故事?但心里第一时间跳出来的其实是“洗耳”二字。耳朵洗净让话语干净进入,肠子洗净让空明清脆回响。河水自然地流,街道干净地躺,大院静静立着,老树默默长着,人的脚步仿佛哒哒而过的马蹄之声,我们轻轻叩击千年古镇。

  古镇如此单纯。一寨一祠,一桥一道,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时间给了它们沧桑,也给了它们美丽。看着青青的苔藓,悠悠的水井,曲曲折折的小巷,层层叠叠的楼宇,如入画境。

  在方家祠堂驻足,品皖西南建筑特色,感受北方粗犷与南方秀美的融合;在响肠河畔细步,把手晾在水里,把心流向远方,感受水落石出的寂静和辽阔。

  最喜一塔一亭。

  塔者,法云寺千佛塔。塔始建于东晋,寺遭多次拆毁,塔自野蛮生长。越是粗暴蛮横的力量,越是迎来不屈不饶的抗争,人是这样,塔亦如此。塔看似倾斜,但它斜入蓝天的影子也许比常人的身板更直挺,更不易弯曲,更经得起时间的观照和考验。塔里有三图,佛图莲花,儒图菊花,道图太极。名曰千佛塔,却将佛儒道全都囊括,这种包容让世人观其外表,知其内心,明其真谛。塔前有碧湖翠竹,塔后有黛山青松,真风水宝地,想归隐于此。

  亭者,古街惜字亭。亭临秀水,位靠街尾,独成一景。有亭不奇,山口水口镇塔有之,崇敬孔孟文化有之,阴阳辟邪驱魔有之。可此亭奇在处于闹市而不毁,随时代新变而不俗,宛如一位古朴端庄的待嫁闺女,亭亭玉立在人来人往的熙熙攘攘中。她安静地看着身边的一切,任风吹雨打,任马走车鸣,任草长莺飞。岳西人敬她,留下她,她也带给岳西人更多底蕴,更多色彩。

  千佛塔,惜字亭,一塔一亭,一静一动,心有灵犀,遥相守护,千金不可得,万籁为之寂。

  岳西是纯粹的,纯粹在明堂山的自然。

  欲知大别之美,必观明堂之秀。相传刘彻封禅,祭天柱,拜明堂,一雄壮,一婀娜,相得益彰。

  时值雪后深冬,进山烟云缭绕,松石朦胧,佳景深藏,但丝毫不减游人之趣。入深山,探幽径,自然清新之气扑来,心旷神怡之意暗涌。云雾再大,也遮不住明堂的透明靓丽,深山再藏,也阻不了人与自然的心意相通。

  登山不在观景,更不在拍照,而在用心感受,让心漫浸,静听山水人文声音。我们步步走着,慢慢爬着,时而谈起与山相关的神话故事,让古今交替,让时间倒流;时而想象深山意境,冬山新雨,独坐荒芜,是带来寂寞万年的寒凉,还是催生拔剑而起的英雄;时而停在黄宾虹的水墨,虚实繁简,若隐若现,浓淡氤氲,正是明堂画面;时而回忆儿时的欢乐,采蘑菇,挖竹笋,捡板栗,追野兔,仿佛此时的山谷,一切简单快乐,一切澄明清逸。

  夜宿明堂,更有另一番滋味。

  天每黑一分,山便静一分。气温每下降一度,师友内心的火热便每升一度。什么都可以不想。忘掉世间一切的烦恼苦痛,抛开世间一切的磨难忧愁。隔壁司空山上,二祖慧正在说禅,夜晚深山给了你我太多的勇气和毅力。 点起篝火,让自然之山在火光里更自然,让纯粹之心在火光里更纯粹。我们唱着,跳着,搂着,叫着,夜空给了我们更明亮的眼睛,大山给了我们更丰厚的怀抱,师友给了我们更真实的温暖。

  岳西是纯粹的,纯粹在翠兰和岳西人的味长。

  翠兰是茶的名字,却有着兰的外形,兰的品质,正如兰心蕙质的岳西女儿。几天的岳西行走,这片山水土地感动了我,朋友的纯粹热情感动了我。

  色泽翠绿,这翠绿就是最纯粹的颜色;味道绵长,这味道就是最香醇的滋味。我不由想近距离感受一下这些大别山的精灵。在彩虹瀑布旁,漫山遍野的茶树勃勃生机,芽叶一片一片挨着,水汽一滴一滴染着。我突然对这些茶树敬畏起来,为了给我们更多的鲜爽和回味,这些矮精灵日复一日,风吹雨淋。

  手捧一杯翠兰,再听一曲岳西高腔,便是神仙日子。据说岳西高腔是人声帮和,锣鼓伴奏,有着民风民俗的融合,有着很多这种那种的讲究。可我觉得这就是人心底最喜怒哀乐的真诚流露,就是岳西人茶余饭后的日常生活。

  在黄尾,有幸听到这种音乐,我跟着节奏九曲回肠,一口翠兰一声高腔,至今尤在内心回旋。

  岳西人纯粹着。

  一个县委书记深扎十余年不走,一个乡镇书记每天走村串户。在岳西,我并没有感受到大别山深处的贫穷与落后,而是看到了这里的发展与改变。这些改变,肯定和这里纯粹的山水有关,肯定和这里纯粹的人民有关。 愿岳西始终纯粹。

  愿岳西越来越美。

  别了一次,不是永别。

  也许多年后,还会再次踏上岳西。

  也许多年后,我停留在岳西的心还起波澜,还风生水起。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益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