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家写凤阳

说凤阳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1-31 10:58:41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到了凤阳,说来亦是好笑,居然突然喜欢上了“狼巷迷谷”山里的这个亭子,亭子只叫“东坡亭”,这便给人好感,但实实在在是山水让人留连,想不到凤阳会有这样好的水光山色,我们几个便不再走,坐下来且听山泉。

  王祥夫

  到了凤阳,说来亦是好笑,居然突然喜欢上了“狼巷迷谷”山里的这个亭子,亭子只叫“东坡亭”,这便给人好感,但实实在在是山水让人留连,想不到凤阳会有这样好的水光山色,我们几个便不再走,坐下来且听山泉。在东坡亭里听泉,真是琴弦的那个意思,泉声虽入的是耳,却让人感觉眼前一世界都是透亮的。立伟兄,华诚,苏北老弟,我们几个都端然坐在亭子里,后来又复移到草坪之上,还有女作家苗苗,我只叫她苗苗。我们坐在太阳里且说凤阳。凤阳的花鼓实在是太出名了,只听那个流传已久的“说凤阳,道凤阳,凤阳倒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歌词里有多少对历史的怨怼,但那曲调如今都成了民间一咏一叹的审美。凤阳是第一次来,而我对凤阳的印象已经在心里埋藏了许久,那个凤阳花鼓,是当年我们宣传队的保留节目,只不过是填了新词,句句只说新社会的好,却没有过去的那个凤阳花鼓有韵味,虽略有凄苦却打动人心。如果听过凤阳花鼓而又没有来过凤阳,总会觉得凤阳是个苦地方,是穷山恶水。而来到凤阳却才会发现这真是一个好地方。中午在此处山间的饭店吃饭,青菜白米都是山野的气息。华诚说米饭好吃,我便忍不住多吃一碗,吃饭间,我被鸡叫惊了一下。恍如做了个长梦才醒过来,在城里,听不到鸡叫好像迢迢然已有一个世纪。

  夜里的凤阳略微有些寒凉,我们去游明中都皇故城。我和宝振走在前边,宝振喜欢踢足球,便一见如故。及至一穿过高畅的拱形城门,眼前空旷的明中都遗址,天上历历的星斗,让我忽然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一撞,是震撼了。明中都在凤阳县城区西北隅,为朱元璋在安徽凤阳所营建的一座都城,由明朝开国第一文臣李善长主持设计。始建于洪武二年,占地面积382.30公顷,比北京故宫都大12万平方米,这个城,是以南京故宫为蓝本,并且参考了《宫室图》。当时为了修建这个城,在全国调集百工技艺、军士民夫等,数以万计都不止,可以说明中都是中国建筑史上最豪华富丽的都城建筑之一。

  夜里来到中都城,站在那空阔的遗址上,我心里亦是明白这里便是明朱家王朝的发源祥地。如果研究明史而不来这个地方,你的研究方略一定是出了事。查明史,记载如下:洪武二年,诏建中都宫阙。洪武三年,建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洪武四年,建圜丘、方丘、日月社稷山川坛、太庙。洪武五年,建百万仓。同年七月,立钦天监、观星台于独山,七年,命钦天监令管豫往中都董其事,督造测天仪器。同年,筑皇城、宫城的城墙。同年,建公侯第宅于中都,共六公二十七侯,六公为:韩、魏、郑、曹、卫、宋;二十七侯为:长兴、南雄、德庆、南安、营阳、蕲春、延安、江夏、济宁、淮安、临江、六安、吉安、荥阳、平凉、靖海、永嘉、颍川、豫章、东平、宜春、宣宁、河南、汝南、巩昌。洪武六年,建军士营房。凡二十一军士营房,三万九千八百五十间。同年,立功臣庙,历代帝王庙,中都城隍庙。同年,建会同馆。洪武七年,又筑中都外城墙洪武八年,建中都国子学四月罢建罢作中都役,但未完工的工程仍在继续。其后,鼓楼、钟楼建成。洪武十六年建龙兴寺。洪武二十六年,建中都外城中都城外城郭的洪武门、朝阳门、涂山门、北左甲第门,四座城门,十八水关。洪武三十年,建南左甲第门,前右甲第门、长春门、独山门、朝阳门、后右甲第门。景泰五年(1454年)修缮外城墙。想一想,这该是多么浩大的工程。陪我们一道夜游的凤阳宣传部王连侠女士,真想不到她博学多才,几乎就是专家,把这里的一切一一如数家珍地对我们道来。站在中都城的遗址上,感觉是,突然就一脚踏进了明初的历史。我想,要是研究明史,凤阳真应该算是最最重要的一个起点。中都城的夜晚,虽然空旷而繁星满天,但里边满满都是关于朱元彰的想像,关于这个“小和尚”的想像,关于明代典章制度风物人情的想像。“凤阳”这两个字沉甸甸的,在明代历史上有着多么大的份量。

  凤阳城紧挨着日夜长流的淮河,那天中午我们便吃到淮河的河虾,可真是鲜美,嫩粉色,席间不知道谁在说,吃了这样鲜美的河虾还想再吃基尾虾吗?大家便笑起来。何立伟兄说这还不是吃河虾的好季节,吃河虾当然是要吃那种肚子里满满都是虾籽的河虾,那才是鲜美。所以啊。第一次见面的老友羊咬鱼张杨说,要是有机会,还要再请你们来凤阳。那天席间我们还吃到了凤阳的臭鳜鱼,大家纷纷举箸,大呼正宗好吃。臭鳜鱼原本就是徽菜,武汉“楚天庐”的臭鳜鱼虽然要排长队才能吃到,但怎么能和凤阳的此物相比。

  那天下午,我们去参观凤阳临淮镇,镇上的那条古街,名字是民间的清爽华丽——玉石街。街并不宽,街面上铺的都是白色的“玉石”,虽然街面不宽,但这条街却是当年凤阳临淮镇最重要的一条古道,可以上溯到隋代,当年从淮河运过来的物资都要从这条街上运到四面八方。街边有一条可以通向淮河岸边的小巷,可真是窄,不能再窄。也只能过一两个人。不知谁在说,说这样窄的巷子在他们那里只好叫做“碰奶弄”,因为两个人要想一来一去地穿过这种极窄的巷子肯定是要有身体接触,是你碰我我碰你。顺着这条细长细长的小巷往下走,便是汤汤流淌的大淮河了,可以想一想,这条巷子当年会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发生,但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时间毕竟已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玉石街两边的老现在虽然颓败了,但难掩当年的繁华之气。凤阳的临淮关镇历史悠久,古称濠州,是安徽省四大历史名镇之一,早在尧舜时期即为涂山氏国,临淮古镇小城头以东,筑于南朝梁天监五年。当时有六个城门,淮河水落枯时在广运桥以东还可以看到城墙根基。因被地方拆用,地面上已很少见到古时城墙的遗迹了,凤阳县临淮镇春秋时为钟离国都,秦朝设钟离县,东晋设钟离郡并为徐州治所,因靠近淮河,始称临淮关。这真是一个让人怀古的好地方。

  来凤阳,只我个人而言,夜游中都城和漫步临淮关玉石街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时代再变,淮河还是那样充满了生机,凤阳段的河运真是繁忙,船来船往说明了凤阳经济的繁荣。

  人是饮食动物,在路上,我们屡屡说凤阳,同行的朋友说,凤阳都好都好,但我还是喜欢那个最最正宗的凤阳臭鳜鱼,还有淮河的虾。听他此话,我们不免都抚掌大笑。凤阳好,凤阳真是一个既有宏大历史又不乏鲜活现实细节日新月异的城,一个美丽的古老而年轻的城。

  鲁迅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作家协会副主席,云冈画院院长。著有长篇小说《米谷》《生活年代》《百姓歌谣》《屠夫》《榴莲榴莲》等,中短篇小说集《顾长根的最后生活》《愤怒的苹果》《狂奔》《油饼洼记事》等,散文集《杂七杂八》等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吴晓雯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