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资讯>安徽

4500年前“精装房” 现身垓下古战场 固镇垓下遗址将重启考古发掘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4-15 10:01:14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固镇垓下遗址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2000多年前的垓下之战,为刘邦开创大汉扫清最后障碍,也成了“楚霸王”项羽的落幕之战。4月13日,固镇县垓下古城及汉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研讨会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考古专家齐聚蚌埠,共论垓下古城的前世今生...

 
 
 

  

  2000多年前的垓下之战,为刘邦开创大汉扫清最后障碍,也成了“楚霸王”项羽的落幕之战。4月13日,固镇县垓下古城及汉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研讨会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考古专家齐聚蚌埠,共论垓下古城的前世今生,探讨固镇汉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从现场了解到,“暂停”十年后,我省将重启垓下遗址考古发掘。围绕“大汶口文化第一城”的众多未解之谜有望找到答案。

  垓下“古战场”发现史前古城址

  提到垓下,人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楚汉相争和公元前202年的那场“垓下之战”。位于我省固镇县濠城镇的垓下遗址一直被认为是垓下古战场的一部分。过去从历史文献和地表散落的文化遗存来看,人们认为垓下应该是一座秦汉时期的城址。2007~2009年,在固镇县文管所的配合下,省考古所连续三年对垓下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却有了意外的发现。

  考古人员发现,垓下城址呈一个不规则的长方形,城内面积大约15万平方米,城外有一道壕沟,壕沟北部与坨河相接。通过对城墙的解剖,考古人员发现城墙最初建造的年代并非过去认为的秦汉时期,而是距今4600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出土陶器的文化面貌与当时淮河中游地区的大汶口文化尉迟寺类型非常相似。专家们判断,这是一座属于大汶口文化时期的城址。

  省考古所副所长宫希成在当天的研讨会上介绍,大汶口文化是新石器时代晚期重要的一支强势文化,但目前可确认的大汶口文化城址却非常少。垓下遗址不仅是我省第一座史前城址,也是淮河流域中下游发现的第一座史前城址。垓下遗址也入选了2009年度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四千年前房屋墙面细腻有“踢脚线”

  更多惊喜接踵而来。在垓下遗址西北部的城墙上,考古专家们还清理出了一组排房,由5间联排房屋和一间附属小房组成,发现时上面覆盖着大面积房屋的废弃红烧土块堆积。5间房屋总长15.7米,进深4.5米,每间房屋宽2.3~3.3米不等。每个房间十多个平方,在今天看来不算大,却构造精美。考古人员发现,这组距今约4500年的房屋墙面和地面居然都经过细致的处理。当年参与垓下遗址考古发掘的省考古所领队王志介绍,墙壁内侧和地面均抹有细腻的白灰。而且白灰面经过火烤,坚硬平整,表面色泽鲜亮,局部光滑如镜。

  更为难得的是,在地面与墙面的相接处,考古专家还发现了红色的脚线,类似于今天人们建房子的踢脚线。通过现场考古发掘,专家们发现,这组排房应该被当年的人们长时间居住,还经过了多次的修整改造。今天的房屋大多“坐北朝南”,由于破坏严重,这组房屋南面是否有门已无从得知,但考古人员却在房子的北面墙壁上发现门道。门道宽仅0.3-0.5米,即使单人也只能侧身通过。专家们判断,如此精致的房屋,当初的主人应该身份尊贵。

  城墙坚壕沟深或曾是项羽退守之地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强烈地震。巧合的是,就在当天下午,垓下遗址考古人员在发掘中也发现了史前地震的迹象。一组城墙的坡面堆积上出现一层灰烬,而灰烬中间似乎有一条裂痕。继续向下清理,考古人员发现灰烬层在裂痕两侧出现了整齐的错位。这样的现象让考古人员百思不得其解。这会不会也是一场史前地震留下的痕迹?经过省地震局专家的现场考察和多次的采样分析,确认这就是一次发生在4500年前的强烈地震留下的痕迹。考古工作中发现地震遗迹,在国内还是非常罕见的。

  “垓下”因古战场闻名天下,但垓下古战场究竟在哪里?在研讨会上,这一问题也引起了专家们的讨论。有专家认为,垓下遗址应该就是垓下之战的主战场。根据史料记载,当年双方在垓下的作战兵力达七十万人以上。有专家认为,这么大规模的战争,战场范围也不会局限在一地。古战场的范围应该在今天我省灵璧县、固镇县、泗县一带方圆几十公里的范围内。

  根据此前的考古发掘,垓下遗址城址内外都有丰富的汉代堆积,说明这座城址汉代依然在使用。考古人员还在新石器时期到秦汉的地层中发现了非常多的石镞、铜镞等武器,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这里古时就可能是战争多发之地。有专家认为,垓下城址城墙坚固,壕沟宽深,项羽失利后退守,这里应该是一处非常好的防守据点。垓下古城及周围多个遗址一直以来被老百姓称作“霸王城”,或许也能作为旁证。

  -重启考古

  垓下遗址面纱今后有望一点点揭开

  近年来,固镇县一直高度重视垓下遗址的保护与利用。2013年,垓下遗址被列入国家文物保护单位。2018年,国家文物局批准通过了《垓下遗址保护规划》,固镇县将申报垓下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作为近两年的工作重点。计划2020年前,完成大遗址保护片区申报,力争进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在当天的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也对垓下遗址的重要性及保护利用工作给予了高度肯定。

  尽管垓下遗址给人们带来了诸多惊喜,但围绕遗址仍有很多谜题待解。精致的房屋为何建在城墙之上,狭窄的小门究竟作何用途,强烈地震与遗址的兴废有没有直接的关联?另外,此前的考古工作主要针对城圈进行,垓下遗址的具体范围,遗址和城址之间的关系,城址内的布局,垓下遗址的聚落演变过程等,都还需要大量更加惊喜的考古工作来逐一解答。省考古所副所长宫希成介绍,我省计划再次重启对垓下遗址的考古发掘,待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实施,希望能够进一步揭开垓下遗址神秘的面纱。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刘媛媛/文周继龙/图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周霞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