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商界

徐盛灯:和企业家聊天往往以『挑错』开场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5-10 15:27:56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企业 股权 公司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安徽省管理科学应用学院院长、股权中心主任徐盛灯同时兼任数家企业顾问、独董;受聘于多地政府、创业园区、高校创业导师或客座教授。在他的观念里:股权设计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企业的生死。

  商场如战场,现实很残酷。因为不懂股权,公司天天上演三国演义、五王争霸战,伴随着公司业绩、利润、积极性大幅受损,有的创始人甚至被踢出局。安徽省管理科学应用学院院长、股权中心主任徐盛灯同时兼任数家企业顾问、独董;受聘于多地政府、创业园区、高校创业导师或客座教授。在他的观念里:股权设计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企业的生死。

  问答

  初创型企业股权如何设计

  安徽商报:一家初创型的企业,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时间点就要考虑引入“股权设计”?

  徐盛灯:说一个很简单的判断指标:当这家公司的营业额保持30%至50%的高速增长的时候,就要考虑股权怎么分配的事情了。再比如,当你从管十几个人到管理五十几个人的时候,管理开始力不从心,可能就要想到你的公司治理结构该如何设置了。

  安徽商报:对于初创型企业,股权蛋糕究竟应该如何切?

  徐盛灯:我讲几个常见的误区。首先,股权均分是大忌。比如两个创始人五五开,三个人每人33.3%,这都是经典的“创业必分裂”的股权结构。即使两个人共同起步,也一定会有一个人在跑步的过程中成为真正的老大。那么,两个人“四六开”行不行?也不行,四成股权拥有'否决权',这种分配机制依然是个博弈关系,没有人拥有真正的控制权。

  此外,“提供资源占股”也是一个很大的误区。资源引入只有一次性价值,等这个公司做大,当会发现这个资源是非常容易获得的,甚至没有任何代价。早期为引入这个资源付出的股权代价就过于高昂了,对公司的长远发展非常不利。

  当我们投资人介入的时候,提的第一个条件就是稀释二股东的股权,如果能让他套现出局就出局,给他开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价格。因为他的历史作用结束了,他不是一个持续的价值创造者。

  母公司的股权一定留给那些能为公司带来持续价值贡献跟公司一起长跑的人。你在早期设计股权结构的时候如果设计不好,后期的投资者就很难进入,就形成不了一个平衡合理的股权结构。当然也无法吸引优秀的人才进入,因为即使是公司在起步一年以后,如果没有5~10%的股权,也是不容易吸引优秀的人才加入创业公司的高管团队。

  [谈自己]会毫不犹豫撕掉老板们名片

  徐盛灯从事“公司治理”、“法人治理结构”、“股权系统策划”、“股权激励方案”、“私人董事会”的研究及实践已超过20年。横跨商学两界,有着管理学博士、高级经济师头衔的徐盛灯同时拥有二十年企业经营管理经验,曾为近百家公司提供战略股权设计及管理咨询服务。

  他和老板们的开场白往往从“挑错”开始。他会毫不客气的撕掉老板的名片,“你们公司还没有董事会,你怎么能自称董事长?”2019年4月,他被一个“CEO总裁班”找去讲课,开场第一句话就是“挑错”:“CEO就是总裁。要不然就是CEO班,要不就是总裁班,CEO总裁班是什么意思?”

  但另一方面,他又是省内乃至华东诸多成功企业的“座上宾”。老板们千里迢迢来听他谈股权设计,“两三个小时,先是大吃一惊,然后醍醐灌顶,最后相见恨晚,同时又多出了许多问题。”

  2018年12月22日,徐盛灯出席中芯芯片科技(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并当选为该公司独立董事。实际上,他每年同时兼任数十家公司的股权顾问和独立董事,被称为“安徽股权第一人”。

  二十年深耕公司治理,他把“股权设计”对企业的影响上升到了战略高度。“马云凭借7%的股份,就牢牢掌握了阿里巴巴的绝对控制权。”徐盛灯说:“不同的股权结构决定了不同的企业组织结构,决定了不同的企业治理结构,最终决定了企业的行为和绩效。”

  [聊股权]股权的背后是法人治理结构

  两年前的一次董事会上,一位高管突然在会上提出要在比利时设立一个分支机构。身为独董的他当即打断他的话:该议题此前未被列入正式议题,涉及到企业重大经营决策,也不适合列入临时议题。

  这令当时在坐的董事长松了一口气。“法人治理结构是一把剑,如果老板会利用这套游戏规则,会如虎添翼;如果不会用,就会被处处掣肘。”

  徐盛灯给一个初创公司把脉公司治理水平,是从名片开始的,“名片上常常有谬误。比如,公司的一把手头衔是CEO;但是公司却没有CFO,COO;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堆副总。”这种错误令徐盛灯哭笑不得:“就好比一个总司令,跟着他打仗的手下却是一帮副厂长。”徐盛灯并不认为这是个小错误。“如果让投资机构看到这种错误,导致的结果将是致命的,因为你不专业嘛,搞不好前途就断送掉了。”

  实际上,徐盛灯对于当前公司股权结构的设计水平并不乐观。“股权的背后是权利,博弈的焦点最终还是要回到'三会一层'的法人治理结构上来。”

  公司内部的“三会一层”指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级管理层。在徐盛灯看来,对此有清晰认识的老板并不多。“常常是几个人开的是‘会’,聊的却是‘层’的事情。”

  很多公司甚至常年不开股东会,或者股东会形同虚设。徐盛灯曾经当面纠正过一家公司的表决决议,“决议最后的签名只有名字,却没有赞成或者反对。这么不专业,会给公司埋下很多坑。因为你的决策可能从法律层面上经不起推敲,是无效的。”

  [说理想]希望打造的是“实战商学院”

  与公司管理者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混沌和漠视相比,更让徐盛灯担心的则是整个股权服务市场的萧条。“牵涉到公司命运的大事,既不懂,也没有地方学。”

  他曾经参加过一些外地培训机构举行的股权讲座,刚听了个开头就听不下去了,他曾直接在讲座上挑战授课者:为什么说“企业治理”而不提“公司治理”,“一听就是江湖派。”

  再比如,他曾听过一位授课者拼命鼓吹一味“股权分散”,认为这样会促进公司发展。“但他却不提,股权的分散,会导致决策效率的下降,使公司无法对市场变化及时做出反应,错过发展时机。实际上,股权的分散度和企业的经营效果之间,是一个倒U型的关系。”

  2009年,徐盛灯牵头成立了安徽省管理科学应用学院,这既是一家省级管理应用学术机构,也是安徽本土第一家的专业股权设计机构。徐盛灯希望以此为平台,打造一个管理理论与实践转化的孵化器,建立一所经济“新常态”下的实战商学院。

  学院教育培训主要采用案例讨论、课堂讲授、情景模拟、专题沙龙、学习实践、论坛沙龙、企业参访、海外游学等教学方法,注重实战。

  “股权设计这件事,只有让老板来学。我希望打造的是‘实战商学院’,提升从战略制定、战略实施到绩效提升的整体管理能力;构建企业核心竞争力,助力企业健康持续发展。”徐盛灯表示:“此外,我们也希望搭建一个管理学界专家教授、企业管理精英、政府及其他各类组织管理工作者和管理科学爱好者交流、发展的平台;它也将是高校与企业之间连接的桥梁。”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梁巍/文王士龙/摄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陈兆龙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