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橙周刊

端午, 端午·怀念白米粽

news.wehefei.com   发布时间:2019-06-03 14:21:59    来源:安徽商报  

资讯标签: 白米 粽子 时候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朋友带来新做的腊肉蛋黄粽,还有刚摘的蓝莓和桑葚。树上熟的蓝莓,甜丝丝的。桑葚颇奇特,和常见的深紫色果子不同,一粒粒晶莹剔透,呈奶白色,口感齁甜,人称“牛奶桑”。

  朋友带来新做的腊肉蛋黄粽,还有刚摘的蓝莓和桑葚。树上熟的蓝莓,甜丝丝的。桑葚颇奇特,和常见的深紫色果子不同,一粒粒晶莹剔透,呈奶白色,口感齁甜,人称“牛奶桑”。

  这时节的水果,大多都是清热生津的,用来对抗初夏滋生的热毒,大有裨益。端午前上市的枇杷也很好,这位“果木中独备四时之气者”,正好可以清热止渴,润肺止咳。

  有了这些好吃的水果垫底,然后该吃粽子了。黄绿色的粽叶下蕴藏丰富,糯米绵软,蛋黄咸香,最喜欢里面那块肥瘦相间的山腊肉,仿佛还是冬天,阳光正漫射在屋檐下,山风浩荡,竹林摇曳,风和日光浸润出的山腊肉,有着异样的芬芳。

  实际上,我更喜欢白米粽。是的,我是甜粽派。记忆中的端午节,一直是吃甜粽子的。作为屈原的老乡,我们是钟爱白米粽的。当地的粽子歌是这么唱的,“有棱有角有心有肝,一身清白,半世煎熬”,这大概和后世于谦的“要留清白在人间”是相同的意味。乡人纪念屈原,只吃白米粽,取其“清白”之意。现在为了增加口味,有的会添些红豆或几粒红枣,但滋味还是甜丝丝的。

  白米粽最简单,取上一个秋天的本地糯米,断米、碎米都要仔细挑出来,确保每一粒米都完完整整。每年端午,挑米的时候,奶奶都会给我们讲屈原的故事,也就在那时候开始会念叨,“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衣,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还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一边念一边拣米,那时并不知其所以然,但遥想这位伟大的先辈,心中还是油然而生敬意。

  白米用井水淘洗干净,再浸泡一夜,米粒变得更加修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这时候大院里左邻右舍的准备工作也都完成了,大家都搬来板凳,围坐在院子里的水泥桌前,一起包粽子。人多力量大,也就半天工夫,几大盆米就都包完了。大锅里置上水,将粽子一个个投掷入水,那时候我总是联想到屈原悲愤投江的心情,心中竟生出一点酸楚……但这种情感立刻就消散,因为粽子的香味飘出来啦。呵,怎么形容那种气味呢?甜丝丝,糯糯的,空气里像是撒了一盆粘稠的米汤,令人不住地吸鼻子。除了这种味道,周围再没有其他味道其他声音,满眼满心只是粽子。

  等了许久。总算出锅了。以最快的速度掀开粽叶,白米粽的热气扑面而来,米拉挤挤挨挨,纯白中泛着一点点绿,那是粽叶的光芒。顾不上烫,三口两口,狼吞虎咽。这时候的白米粽好吃到咬舌头,根本连白糖都不需要,米的软糯甜香,粽叶的芳香,只有这样吃,才能体会得到,那真是非常非常“清白”的滋味呵!

  其实不光是为了其种纪念,五荒六月,暑气渐盛,农事繁忙,这时候用方便携带的粽子来简化三餐,大概也是古人的智慧体现。而且,糯米有温暖脾胃、补中益气之效,粽叶则可清热止血、解毒消肿,用来抵御“五毒”再好不过了。

  可惜,自踏入江淮大地后,就少有吃到纯正白米粽的机会了。偶尔自己制作一两次,也完全失去了小时候品尝到的那种味道。不知是什么原因。

  咸粽子现在也喜欢吃,但纯粹是作为一种节日食物来吃,因为里面有好吃的山腊肉和咸蛋黄。但这样的粽子给人感觉颇黏腻,吃完必须喝一泡茶来解。(杨静)

声明: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陈兆龙
分享到: 更多